同为专制的囚徒,秦城待遇大不同

维基新闻,自由的新闻源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2019年1月16日讯】

地处京城北郊的秦城监狱戒备森严,有着半个多世纪的历史。这座50年代由苏联“老大哥”秘密援建的项目是中国最著名的政治监狱。

民间流传着很多有关这座监狱的传闻,因为那里的囚徒少有无名之辈——从50年代第一批关押的国民党“战犯”,到“文革”中被打倒的中共高官及他们的家属,从1989年“天安门事件”中与共产党分道扬镳的异见分子,到近年来因为经济犯罪锒铛入狱的“大老虎”。有人说,秦城监狱的历史就是一部微缩版的当代中国政治史。

星期一(1月14日),香港《南华早报》披露了几位中国陨落的政治明星在秦城监狱的生活,让这个神秘的所在再次闯入人们的视野。

根据一些要求匿名的前狱警、获释人员和家属的说法,那些曾经权倾一时的大人物在秦城的日子过得还不错。

比如,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住着16平米的单间,不用穿囚服,仍然可以穿西装。他积极参加集体活动,喜欢练书法,方法是给当局写申诉信,要求重审他的案子。

同样嗜好练习书法的还有薄熙来曾经的心腹、前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后来反目成仇的两个人如今同被关在秦城监狱,可谓冤家路窄。据说王立军在狱中读很多书,还在学英语。

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国国内安全总管周永康被关在一个独立的小院,附近的一小块地是他的专属蔬果园。一名与周永康家人关系密切的人说,周永康种菜很有一手,亲朋好友来看他时,有时会带回去周永康自己种的南瓜。此外,他还有两棵很大的核桃树和一棵柿子树。

在习近平和王岐山展开声势浩大的反腐运动前,秦城监狱据说门庭冷落,甚至一度传出要被拆除的消息。不过,五年来,随着130多万名各级官员被抓,关押省部级以上高官的秦城监狱已是人满为患。

即便是在高墙背后,这些前高官们享受的特权也是普通政治犯无法比及的。

每当有人问起旅美人权活动家周锋锁“当年你被关在哪个监狱?”他说出“秦城”二字时,对方的反应往往都是,不错嘛,你们的待遇很好的。

“这里面有很多误导的地方。中共也有意识的做这些事,的确有一些人待遇很好,出来也写文章帮他们宣传。我们看了很愤怒,绝对不是这样的。秦城是一个专制的、折磨人的地方,” 他对美国之音说。

周锋锁是前89学运领袖,当年是清华大学物理系大四的学生。“六四”后在中国当局的21名通缉学生名单中排名第五,1989年6月进入秦城监狱,关了近一年。

“当时有一个说法,北京市的监狱不够住了,所以都被关进了秦城,” 他说。

周锋锁记忆中的秦城是这样的:

“我们的监狱是个两层楼,每一层17个房间,总共34个。最多的时候一间房里关了十来个人。学生和老师、知识分子,大约有三四百人,像个大学似的。”

“监狱地上是一块木板。有被子可以睡,但是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平时除了提审和很短的放风外,大部分的时候就是枯坐在那里。”

“老吃窝头,里面都是沙子,很少有肉,偶尔有肉片,掉在地上,大家都捡起来洗洗吃了。很多人出来以后变得非常喜欢吃,算是一种后遗症吧。还有就是很节省,这一点很普遍。”

时为中国政法大学宪法教研室副主任、现任明镜集团执行总编的陈小平同一时期也被关在秦城监狱。

“伙食非常差,”他在明镜火拍的一档节目中回忆说,“就是一般监狱的伙食,窝头,偶尔吃一顿米饭,算是大餐。”

陈小平清楚地记得,1989年10月,他们吃到了米饭和肉,算是庆祝国庆。后来,陈小平被调到另一个监区,那里是专案区,每个犯人都有一个专属号码。

专案区的伙食明显好了很多,有水饺、包子、六必居的咸菜和白粥,冬天甚至还有可以敞开了吃的西瓜。不过那里的馒头是酸的,吃的最多的是芹菜和腐竹,以至于他现在看到腐竹还会倒胃口。

伙食好了,但安保明显增强了。

陈小平说:“一个楼道里有六间房子。每个房子前面都站着一个武警。房门左侧有一个桌子,桌上有一个本子,每过15分钟就有人在本子上写你在做什么。你要一直在武警的观测范围内。”

周锋锁说,在秦城大部分的时间都令人感到屈辱和压抑。

“刚进去的三个月,手铐不离身。不管吃饭、睡觉、穿衣都戴着手铐。最难过的是晚上醒来,做梦的时候人的意识是自由的,醒来发现手上是冰凉的手铐,那种感觉是很残酷的。”

“阴冷,没有阳光。时刻盼望自由,也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要在里面待多久。”

“好处是可以看书,允许外面送书进来。我那时候爱看金庸的武打小说,后来武打小说不让看了,可能怕我学会了飞檐走壁的本领。英文书狱警们看不懂,所以很多时候都是在读英文书。能在里面看书,当时是一个很大的安慰。”

周锋锁说,很多武警后来和他们关系都不错,一些武警比较同情学生,有的甚至帮忙传递消息。

“清华的一个学生比我晚抓进来,他找了武警给我带信儿说,外面有个姑娘等着你呢,”

周锋锁后来老爱给人讲这个故事,尽管他至今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这么个姑娘。

“那个同学可能是觉得我比较脆弱,想鼓励我一下。”他笑着告诉美国之音。

周锋锁本来以为,作为“北高联”(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的领袖,自己怎么也得判个15年或无期,没想到一年后被放了出来。

“我的秦城经历说实话也比较平淡,但是对于塑造后来的我,这一年是很关键的时刻,”他说。

2007年,周锋锁和三位“六四”一代在旧金山创立了非政府组织“人道中国”,致力于在中国宣扬法治和公民社会,为中国政治犯筹募资金。

中国官方否认中国有任何的政治犯,但是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的政治犯数据库中记录了数千例个案,其中很多人正在遭受酷刑。

另据联合国和国际人权组织统计,当下在新疆,有100多万穆斯林正在“现代版的古拉格”中煎熬。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