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天勇煽顛案開庭 家屬指當局導演庭審

維基新聞,自由的新聞源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2017年8月23日訊】

中國湖南省長沙的一家法庭星期二開庭審判著名維權律師江天勇。

根據長沙法院網發布的消息,江天勇對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指控供認不諱,並且否認曾遭警方酷刑。

江天勇的妻子和人權團體譴責這次審判是「又一場審判秀」,認為江天勇是在受到外人無法想象的酷刑之後被迫按當局要求認罪。。

在長沙中院庭審中,公訴人宣讀的江天勇案起訴書中提到,被告人長期炒作敏感案件,接受境外媒體美國之音採訪,發表抹黑中國司法機關的言論,造成了惡劣的影響。

中午11點26分,長沙法院網發布消息說,江天勇認罪悔罪,並承認謝陽遭受酷刑系捏造,法庭宣布擇期宣判。此消息還稱,長沙中院微博對庭審進行了全程視頻直播,然而消息發出時,長沙中院微博「直播」仍在繼續,直到下午1時許才發布微博稱宣布休庭。

周二的庭審看來基本上按照去年八月天津法院審判709案第一審翟岩民、胡石根、周世鋒、勾洪國的開庭審判模式進行。當時,官方公開的信息稱上述四人均當庭表示認罪悔罪。一周前在天津對拒不認罪的人權活動人士吳淦的庭審則閉門進行。

當庭認罪

法庭所稱的「公開」聽證視頻片段公布在這家法院的官方微博帳號上,人們看到,江天勇在最後陳述中公開承認涉嫌的罪行。

江天勇向法庭宣讀一份事前寫好的聲明:「我充分認識,我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試圖推翻社會主義政權,違反了刑事犯罪法,這是一種犯罪行為。我衷心認罪,並對自己所為深感懊悔。」

江天勇請求法官量刑寬大的同時,希望其他人權活動人士能夠吸取他的教訓。

據官方播出的法庭現場視頻,江天勇承認曾發表攻擊中國司法機關的言行。他在接受公訴人提問時表示,他在境外接受的培訓對他有潛移默化的影響,產生了希望在中國也能實現西方資產階級這種憲政制度的思想。

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對美國之音表示,她在美國觀看了官方公布的庭審視頻後感到非常氣憤,認為江天勇是在遭受難以忍受的酷刑後,被迫選擇認罪。

金變玲:他肯定是遭受了常人無法忍受的酷刑,不得不選擇認罪。另外,它(當局)把江天勇的父親強行帶走,還說沒有聯繫到我,這整個的程序都是違法的。我和律師,還有家屬根本都沒有收到任何通知。連官派律師也是今天看到這個微博才知道的。從江天勇失蹤一直到今天開庭,我聘請了律師,申請會見(江天勇)一直都沒有允許會見。後來又說,江天勇聘請了官派律師,但是官派律師是誰,他們一直都不告知。另外,他們強行要挾,把江天勇的父母帶到長沙,是按照中國的司法程序走的嗎?

金變玲指出,從江天勇當庭回答公訴人提問時的表情和目光來看,似乎是在照着預演過的劇本演出。

批評政府

聽證過程中,檢察官指控江天勇2009年之前發表了三萬三千條推文,其中214條據江天勇本人所說,使用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語言攻擊現政府。

江天勇還被控支持張凱、謝陽、劉星等人權捍衛者所進行的事業。

江天勇和他的辯護律師對所有指控沒有提出異議,其中一項指控中,江天勇被指鼓動謝陽的妻子編造有關指控,稱謝陽在警方拘押期間遭受酷刑。

據官媒報道,江天勇聘請了官派律師作辯護人。辯護人指出,江天勇的行為主要是炒作敏感的司法個案,直接攻擊政黨的領導和中國政治體制的言行較少,並且言論主要發表在境外媒體,國內公眾無法直接訪問,所造成的社會影響力和危害性較低。辯護人稱,江天勇在本案當中並非首要分子或罪行重大,希望合議庭在量刑時予以從輕。

報道說,庭審中,控辯雙方對指控的罪名,對江天勇具有坦白、認罪、悔罪的從輕處罰情節,均無異議。

法庭宣布將擇日宣判。

金變玲堅稱江天勇無罪

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堅稱江天勇無罪,她說,星期二的公開審判反而證明,她的丈夫正在努力推動司法正義。

為躲避中國政府騷擾,2013年以來生活在美國的金變玲接受美國之音電話採訪時說:「任何有理性的人都能看到,江天勇的做作所為全然沒有錯,根本不證明上述指控,而是在自己追求的社會事業中,支持那些社會上的弱勢群體」。

江天勇去年11月前往長沙看望709案被捕律師謝陽的家屬後乘坐高鐵回北京時被警方抓捕。此案引起了中國維權界和國際間高度關注。被捕前,46歲的江天勇受理過多起大案要案,其中包括法輪功修煉者案件、西藏抗議人士案件,以及2008年毒奶粉醜聞受害者案件,江天勇的律師資格而後於2009年被取消。.

江天勇抨擊當下政府對異見人士的打壓,2015年7月以來,數百名人權律師和活動人士遭拘押,或被判刑。

又一可恥審判

金變玲很沮喪,不過她依然堅信,江天勇遭拘押與外隔絕的數月期間,曾被下藥,遭受酷刑,無法接觸家人或者家庭選擇的律師。

金變玲還說,令她特別悲憤是,其公公被強迫出庭。她說,一個70多歲親身經歷文革的人,不得不親眼目睹自己的兒子遭受」恥辱的審判「。

金變玲說,她預計法庭對江天勇以交保釋放後,他和他的父母未來會被強迫失蹤,情況與謝陽律師相似。

不過,金變玲決心為江天勇所受到的非法對待,爭取立即釋放向美國政府發出呼籲。

六名歐美國家外交官前往長沙中院,對江天勇案表示關切。這些西方駐中國的人權官員在長沙一賓館被安排通過視頻觀看庭審直播。這是中國官方首次安排外國駐華官員觀看709案視頻直播。

有幾名西方外交官在法院附近的桂花公園觀察現場情況。

一些維權人士、關注中國人權的網友和江天勇支持者相繼到達法院外面圍觀。

部分上傳的視頻和圖片顯示,法院周邊道路被路障封鎖,據說是因為道路搶修,連夜設置了路障。

有警察、警車和警方大客車在法院附近部署。國保便衣在法院外面監視、盤查。多名圍觀者被國保控制,或遭遣返。也有一些維權人士被提前警告或被旅遊。

709案被判刑律師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翟岩民的妻子劉二敏等維權人士也在現場圍觀。當天下午,王峭嶺發消息說,她們正在被大批警察帶去喝茶。消息稱,北京和河南的一些國保人員也到了江天勇庭審現場外圍維穩。

打壓異見愈演愈烈

「人權觀察」的中國問題研究員王松蓮表示,對江天勇的審判與對許多其他人權活動人士的審判如出一轍,他們中有的人被強迫認罪,以換得取保釋放,而律師周世峰認罪後依然獲重刑七年。

王松蓮對美國之音說:「很難相信,江天勇是自願坦白的。我認為,這裡現實說明的是,當局正在加大利用司法給人權活動人士治罪。當然,長期為人所知的是,中國司法制度就是黨控制的。」

這位在香港工作的研究人士進一步表示,即使這樣的政治審判更加注重形式,例如一定程度允許家屬參加以及審判公開,不過,當局打壓人權捍衛者的跡象正在不斷加劇。

今年四月,李和平在天津被庭審和宣判,被判三年有期徒刑緩刑四年,剝奪政治權利四年,事前外界沒有獲悉相關庭審的任何信息。當時,西方駐華外交官和上百名支持者趕往湖南長沙關注另一位709案被捕律師謝陽的庭審,卻撲了空。謝陽案庭審的消息經該案官派律師賀小電傳出,但當日並未開庭。

江天勇案的庭審罪名由被逮捕時的「涉嫌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涉嫌為境外提供國家機密」和起訴時的「涉嫌顛覆國家政權」,改為「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牽涉國家機密的罪名已經不見。

目前,709案被捕者只剩被關押兩年多未獲准會見律師的人權律師王全璋尚未進入庭審程序。有分析認為,王全璋的「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即將加速審理,不會等到中共19大臨近之時。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