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血禍受害者索賠 胡佳等評論

維基新聞,自由的新聞源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2005年11月7日訊】

中國河南艾滋病人寫信給主管衛生工作的吳儀副總理,要求對因輸血感染艾滋病毒的人給予賠償。另一方面,一名北京艾滋病活動人士在鄭州被警方帶走。

  • 向吳儀遞交請願信*

在中國艾滋病綜合防治示範區經驗交流大會星期一在鄭州召開前夕,河南當地的30多名因為輸血感染艾滋病的婦女和兒童前往會議地點鄭州黃河迎賓館,向據悉要出席會議的副總理吳儀遞交請求信,希望政府改善他們的醫療條件,給予他們平等就業的權利,追究審判河南當年大肆興辦血液製品產業的負責人,各級販賣血液的血頭,以及直接管理血液安全的省地市各級衛生部門負責人,賠償輸血感染者每人最高50萬,兒童感染者最高70萬。

  • 胡佳帶交信後被鄭州警方帶走*

另外,北京艾滋病活動人士胡佳目前在河南從事艾滋病義務活動。星期一上午9點30分左右,胡佳代表艾滋病患者向這次艾滋病綜合防治示範區經驗交流大會遞交了給吳儀副總理的信之後不久,便被鄭州警方帶走。胡佳星期一下午在被強行帶上衛生廳的車前往焦作的途中接受了記者的採訪。

胡佳說:「我現在在河南省衛生廳的車裡,有警察陪着,他們把我帶走,就是想阻止我們把河南的情況反饋給中央政府到河南開會的官員們。我們在那邊的警察局一直呆到3點多。現在衛生廳的官員,還有警察,他們要帶我去河南北部焦作的一個示範區,讓我看一看他們工作的成績。」

  • 患者:地方政府阻止遞交請願信*

這封給吳儀副總理的公開信由50多名艾滋病患者簽名。今年38歲的李喜閣是其中之一。李喜閣等30多名因為輸血感染艾滋病毒的婦女和兒童星期天晚上來到鄭州,準備向這次艾滋病綜合防治示範大會呈送上他們給吳儀副總理的信。但是,獲悉消息的鄭州警方把其中大部份人從各個旅館找到,並在短暫集中起來之後,將他們送回各地。

李喜閣等10來人在警察趕到他們住處之前逃離。她對記者說,她1995年12月20號晚12點45分生第一胎做剖腹產手術輸血時感染了艾滋病毒。她說,她所在的寧陵縣城就有20多婦女因為剖腹產、子宮瘤、宮外孕、小產、大產或貧血輸血時感染了艾滋病毒。李喜閣生大女兒時,不僅她自己感染了艾滋病毒,她的女兒也因感染艾滋病毒於去年8月13號死亡,年僅9歲。

她說:「我大女兒死的時候9歲整,現在我二女兒也被確診為感染了艾滋病,可我卻給她找不着藥治病。可憐的我們這些因為輸血感染艾滋病的人,法院還不讓立案,也不給患者經濟賠償。俺現在通過這個會,讓胡佳把我們給吳儀副總理的信遞上去,可是他們把胡佳給逮起來了,拘留起來了。」

1995年,河南全省四處份布着大量的非法血站,經營這些血站的血頭,無視衛生當局的有關規定,不僅導致那些走投無路賣血農民感染艾滋病毒,無辜的輸血者和新生兒也被感染艾滋病毒。

  • 高耀潔:殃及無辜*

河南著名艾滋病活動人士、婦產科專家高耀潔教授10年來為河南、為中國艾滋病毒攜帶者、為艾滋病患者、為艾滋孤兒做了大量的教育工作,給予了許多幫助。今年高齡79歲的高耀潔教授在醫院看護患病的老伴郭明久的間隙時接受了記者採訪。

她說:「我從去年就發現一個重要的問題,就是輸血感染艾滋病毒的人比賣血感染艾滋病毒的人多。第一,賣血的人那麼多,一定有人輸血。第二,賣血的人不會賣一次吧。」

河南省衛生廳2002年的一份報告說,河南因賣血感染艾滋病毒的人有3、4萬人。根據高耀潔教授的分析,因為輸血可能感染艾滋病毒的人會遠遠高於這個數字。由於艾滋病毒的潛伏期在某些人身上可能會長達10餘年,因此,經輸血感染艾滋病毒的攜帶者,尤其是婦女生育時很可能會將艾滋病毒傳染給嬰兒,而通過性接觸傳染配偶,將殃及更多無辜的人。

  • 民間組織自行組織艾滋日*

萬延海是北京愛知行研究所所長,他是中國最早成立的防治和宣傳艾滋病知識的非政府組織。萬延海說,中國政府近年來雖然在艾滋病防治上加大了力度,社會和公眾也對艾滋病有了新的認識,對艾滋病人給予了更多的關注。但是,他說,這次艾滋病綜合防治示範區經驗交流大會有大約500名代表參加,但他們的申請卻被拒絕。

他說,北京愛知行研究所、中國血友之家等民間組織共同發起在11月22號舉辦「中國艾滋病日」。

他說:「主要是關注輸血、用血和艾滋病疫情情況的澄清和相關的法律責任的探討。在這個活動中,我們鼓勵大家在不同的地方,在自己所在地流行病發生的地方,向當地的衛生部門做出一個主動的報告。」

萬延海說,他們希望通過這次活動,喚起公眾和社會對艾滋病人的關注,加深對防治艾滋病的教育。

據世界衛生組織預測,中國目前的艾滋病毒攜帶者有大約100萬,到2010年艾滋病毒攜帶者可能會達到1千萬。

資料來源


Bookmark-new.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