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革命:80後令世人矚目

維基新聞,自由的新聞源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2011年2月12日訊】

統治埃及30年之久的穆巴拉克2月11日星期五被迫宣布離職,埃及上下一片歡騰。世界各國熱愛自由和民主的人也都紛紛對尼羅河畔這一文明古國歷史性的變革,表示衷心的祝賀。成千上萬的埃及民眾,過去兩個多星期以來,以他們的堅韌、不屈不撓,令舉世矚目,而且最終迫使穆巴拉克及其家人去紅海「渡假」。這其中,有兩個1980年以後出生的年青人,扮演了獨特的、甚至是不可或缺的角色。

這兩個80後,一個叫哈立德.薩伊德(Khaled Mohamed Saeed, 通常寫作Khaled Said),一個叫威爾.谷奈姆(Wael Ghonim),他們分別於1982年和1980年出生。出生在1982年的薩伊德如今已經不在人世了,但是正是他的死,在埃及激起了民憤,致使威爾.谷奈姆和其他年青人、以及各界人士,走上街頭,眾志成城,讓埃及的歷史有一個新的篇章。

  • 2010年6月的突發性事件*

這場「埃及革命」往往被認為是繼上個月(2011年1月)突尼西亞政變之後,北非和中東地區的又一次「地震」。這固然不錯。但是,仔細留心一下就會發現,埃及的這場「革命」其實是半年多以前就開始的了。

2010年6月6日,年僅28歲的生意人薩伊德在埃及第二大城市亞歷山大港(Alexandria)的一個「網吧」被當局的兩個便衣強行毆打致死。薩伊德小的時候父親就去世了,他是由母親和其他親戚帶大的,喜歡計算機、音樂、業餘作曲、和摩托車。

薩伊德的家人說,他之所以遭此命運,可能是因為他手上有警方人員收繳毒品之後、迫不及待地分贓的錄像。薩伊德在便衣到「網吧」抓他的時候,堅持要他們出具逮捕證,說你們不能隨便抓人。

  • 『我們都是薩伊德』*

薩伊德被強行毆打致死的照片迅速被放到網上,生前看上去溫文爾雅、熱愛生活的模樣,和死後慘不忍睹的照片,並列放在一起,形成極大的反差;埃及人通過各種形式、尤其是Facebook等社交網站,表達了強烈的義憤。Youtube上面,也有很多有關薩伊德的錄像。

這期間,有人以「我們都是薩伊德」(We are all Khaled Said)為名,在Facebook上建立一個平台,並且通過阿拉伯語和英文兩種語言對人們說,不能再沉湎於這種可悲、可怕的現實了。這個人,後來大家得知,就是1980年底出生在開羅的威爾.谷奈姆。

Facebook上面「我們都是薩伊德」的這個平台,從去年七月開始,即號召人們組織起來。先是號召人們在7月23號晚上六點半到七點半,穿黑衣,以個人或者是群體的形式,為薩伊德靜默致哀。第二次有組織的默哀是在8月20號下午五點到五點半,口號是反酷刑,反戒嚴法。

再後來,就是今年1月25號、讓世界矚目的大規模遊行。在那次遊行集會上,有抗議者說:「不管你是基督教徒,還是穆斯林,還是無神論者,你都得要爭取自己的權利!不管怎麼樣,我們一定要爭取到屬於我們的權利!我們不會就這麼沉默下去!」

谷奈姆來自埃及首都開羅的一個中產階級家庭,2004年從開羅大學(Cairo University)獲得計算機工程學本科學位,三年後在位於開羅的美利堅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 in Cairo)獲得工商管理碩士學位,主修的是市場和金融。一年以後加入谷歌(Google)在埃及的分部,並於2010年1月,晉升為谷歌中東和北非地區市場部主管,辦公地點在阿聯首都杜拜,太太是美國人,有兩個孩子。

  • 『家裡有點事兒』*

今年1月,31歲的谷奈姆向谷歌公司請了六天的假,說「家裡有點事兒」,必須要回埃及。公司問:「沒什麼大事兒吧?」他說:「沒什麼,就是點兒私事兒。」

1月25日,埃及首都開羅出現大規模民眾抗議示威。一開始,埃及政府似乎不知所措。但是兩天後,穆巴拉克即開始採取鎮壓行動,秘密逮捕了據說一千多名活動人士,並且還關閉了網際網路等民眾之間可以溝通的平台。就在這期間,威爾.谷奈姆「被失蹤」。

谷歌公司發出聲明,說「雇員的安全對谷歌來說,非常之重要,假如任何人有任何線索,請給我們在英國的辦事處致電。」

與此同時,谷歌還幫助埃及人衝破政府施加的網際網路限制,通過電話線路的轉接,繼續推特。

  • 與內政部長對話*

2月7日,谷奈姆終於重獲自由。他對媒體表示,跟他談話的埃及內政部長說,政府內部,所有人都被彷彿突然出現的如此大規模的抗議給「震住」了,搞不懂是怎麼回事;內政部長問他:「你們是怎麼搞成的呀?」

谷奈姆獲得釋放的那一天,開羅抗議的高潮似乎已經過去,穆巴拉克軟硬兼施的手段似乎也起了一些效應。一方面試圖分化瓦解、一方面繼續通過暴徒、警察、甚至軍隊,來威脅抗議民眾,開羅的「解放廣場」也大有要被「挺穆」一派佔領的趨勢。就在這時候,剛剛出獄的谷奈姆接受了埃及民營電視台(Dream TV)「晚間10點」訪談節目的專訪。

他對主持人說,在被秘密警察帶走的那10多天裡,一直都是被蒙住眼睛的,一點外面的消息都沒有。「不知道人們是不是還在抗議,還是已經退下去了;不知道大家是不是都已經忘記我了;也不知道有沒有人在為我奔走 ... 那時候,我急得坐在那裡,自己給自己唱歌 ...。」

這期間,他說,審訊他的那些「國安」部門的人,怎麼也不相信如此大規模的抗議,是年青人和其他民眾自發的,堅持認為背後有「黑手」,而且還堅持說抗議者都是「背叛祖國」。

  • 到底誰『背叛祖國』*

谷奈姆激動地說:「假如我要『背叛祖國』的話,那我為什麼不繼續留在阿聯、在自家的游泳池裡休息?!掙一份不錯的工資、繼續升遷?!人云亦云、任國家怎麼搞?!」

谷奈姆說,和他一起主辦Facebook上一個網頁、或者說是平台的其他人,個人情況,至少是從物質角度來說,也都不錯,不少人都有房子、汽車,其中一些人甚至非常富有。但是,他們為什麼要參與、協調大規模抗議呢?他說,我們當中,沒有人有政治野心,這麼做,只是「因為我們愛埃及,因為埃及是我們的國家。」

谷奈姆2月7號接受採訪的時候說:「埃及正處在一個黑白顛倒的時代,這就是為什麼那些真正愛國的人遭到『賣國』的指控。」

不過,他很快說:「1月25號大遊行那一天,讓我看到了,埃及社會的核心,並不是那麼糟糕 ... 。那一天,有成千上萬的女孩子參加遊行,但是沒有聽說有任何一個女孩子遭到侵犯的事例。大家都處得很好,看見誰拿著棍棒,就告訴他『放下』,還有人主動在那兒幫著收拾垃圾 ...。」

谷奈姆說,1月25號那天,作為一個埃及人,他感到驕傲。

他說,抗議民眾在遭到警方橡皮子彈的射擊以及被毆打等等之後,一些人才開始進行反擊的。

  • 『被失蹤』義憤填膺*

如果說在被關押期間,不知道外界情況怎麼樣了、加上遭到「賣國」指控,讓他感到痛心和焦慮的話,埃及官方這麼多天裡,一直拒絕通知他的家人,這是讓谷奈姆尤其感到氣憤的。

他說:「我父親已經一隻眼睛失明了,另外一隻眼隨時也都可能喪失視力。讓他10多天裡,一直不知道親生兒子的下落,你們這樣做,為什麼?!我太太、我母親,也都不知道我在哪兒 ... 我到底犯了什麼法了?!就算我犯了哪條法律,你告訴我家人我在哪兒,又能給國家安全造成什麼傷害?!你有什麼權力不讓我家人知道我的下落?!」

說到這裡,谷奈姆止不住痛哭流涕。

在谷奈姆「被失蹤」期間,他的家人到處找他,走遍了開羅一家又一家的醫院。

國際人權組織說,根據埃及當地各大醫院所提供的不完全的統計,截止到2月9日,有300多人死於抗議示威,主要是在開羅。

在「夢幻電視台」「晚間10點」訪談節目結束之前,著名主持人蒙娜.莎茲麗問谷奈姆:「你知不知道有人在抗議中被打死了?」

谷奈姆說:「臨放我之前,他們跟我說了。」

主持人接著問:「你看到過被打死的那些人的照片嗎?」

谷奈姆:「沒有,一張也沒有。」

接下來,電視台以慢鏡頭的方式,播放了五、六張死難者的照片:他們都是面含著笑容、看上去對生活充滿了愛和希望的年青人,穿著毛衣和T恤衫,年紀都和谷奈姆差不多,有的甚至比他還年青,而且照片中沒有一個人臉上帶有憂愁。

  • 『不是我們的過錯!』*

也許是這些同齡人臉上活生生的、美好的笑容、和他們卻已經不在人世這一反差,讓谷奈姆一邊看,一邊眼淚止不住地流淌。

他哭著說:「我想告訴每一個失去了兒子的父母,我很抱歉,但是這不是我們的過錯!我向上帝保證,這不是我們的過錯!這是所有那些牢牢把持住權力、不肯放棄的人的過錯!」

  • 埃及至上*

就在「夢幻」電視台播出這段採訪的第二天,埃及大批民眾再度湧上街頭,並且再度表示決心,不會先於穆巴拉克離開解放廣場。

開羅的一位大學教授對undefined的記者說,他看了那段電視採訪,看著谷奈姆痛哭流涕,心裡非常感動;而且第二天就辭去了在執政黨里的職務,加入了「解放廣場」的抗議人流。

2月9日,谷奈姆被大家簇擁著到廣場上講話,他說:「我太累了,但是只想說一句話:埃及至上!」

有記者問,「你覺得你們會成功嗎?」

谷奈姆說:「我們不管,只是要做應該做的。」

  • 對埃及人民有信心*

2月11日星期五,統治埃及長達30年之久的穆巴拉克被迫下台。就在埃及民眾聚集在解放廣場歡呼慶祝的時刻,美國有線電視台CNN通過電話採訪了谷奈姆。

主持人沃爾夫·普利茲爾向谷奈姆提問:「你擔心不擔心埃及未來的走向?」

谷奈姆說:「不擔心,我相信埃及八千萬民眾,埃及將會成為一個徹底民主的國家。你們瞧著吧!」

普利茲爾又問:「那些國安、秘密警察呢?」

谷奈姆說:「我們不怕,說到底,我們比他們人多、勢力大。」

谷奈姆隨後感謝了CNN和其他媒體,他說,極權統治者不在乎殺死老百姓,但是他們在乎國際輿論:「謝謝你們,你們也是埃及革命的一部分。有你們在,他們沒敢大規模屠殺。」

  • 答案在Facebook里*

普利茲爾問:「埃及革命成功了,下一個是誰呢?」

谷奈姆說:「答案在Facebook上面。」

屬於80後的威爾.谷奈姆在他的Twitter網頁上是這樣形容自己的:履歷不斷在變,特喜歡開玩笑,上網成癮,熱衷挑戰現狀 -- bio constantly changing, serious joker, Internet addict, love challenging status quo!

在得知穆巴拉克已經「被旅遊」的消息後,谷奈姆在推特上的一則留言是:「穆巴拉克說他要到突尼西亞競選;突尼西亞人聽說以後,都說,咱們還是把本·阿里請回來吧!」

資料來源


Bookmark-new.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