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棉花等同強迫勞動 美議員促全面抵制新疆產品

维基新闻,自由的新闻源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2020年9月19日讯】

棉花
中美關係
FlagUSA FlagPRC crash.svg
系列報導

托馬斯·蘇奧齊(Tom Suozzi)
麥戈文(Jim McGovern)
魯比奧(Marco Rubio)
史密斯(Chris Smith)
霍利(Josh Hawley)
美國工會組織勞聯-產聯(AFL-CIO)
H&M
涉及到新疆再教育項目的工程採購招標數量
新疆教培中心学员的“小目标” 要把家乡特产卖到全世界
維吾爾人在紐約聯合國大樓外高舉東突厥斯坦國旗要求自由

美國政府本週發布五項暫扣令,禁止從新疆五個實體進口涉及強迫勞動的產品。勞工權益組織表示,強迫勞動在新疆存在廣泛,有必要針對來自新疆的產品實施全面禁令。一些國會議員敦促盡快通過《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全面抵制來自新疆的強迫勞動商品。

美國國會民主黨眾議員托馬斯·蘇奧齊(Tom Suozzi)星期四(9月17日)在眾議院的一個的聽證會上呼籲盡快通過《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

他說:“世界上的棉花主要來自中國,而中國的棉花84%產自新疆地區。我們不能讓這種經濟破壞和反人類罪行繼續下去,我們必須採取強有力的行動。”

今年3月,蘇奧齊與民主黨眾議員麥戈文(Jim McGovern)、共和黨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共和黨眾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等十多位跨黨派議員在國會兩院共同提出這項法案。

法案將全面禁止進口所有來自新疆的產品,除非企業提供明確和令人信服的證據,證明其供應鏈中沒有強迫勞動,才可獲准進口。美國法律已經禁止進口強迫勞動產品,新的法案更進一步,假定新疆生產的所有產品都涉及強迫勞動。

蘇奧齊說,美國無法通過人力或技術手段去一一核查,只有這種方式才可能促使北京做出改變。

勞工權益組織支持這種地區性的禁令。位在華盛頓的工人權利協會(Worker Rights Consortium)執行主任斯科特·諾瓦(Scott Nova)在聽證會上說,幾乎所有銷售棉質服裝的品牌和零售商,他們的供應鏈都會涉及新疆,他們能夠確保產品中沒有使用強迫勞動的唯一方法只有切斷從新疆的一切採購。

他指出,由於中國政府對新疆實施廣泛的監控,被強迫勞動的工人可能會因怕遭報復而不對企業盡職調查人員說實話,使得調查幾乎不可能得到真實的結果。

“現實就是,維吾爾地區的任何工廠、任何農場都存在強迫勞動的風險。這也就是為什麼實施地區禁令是必要的。”他對眾議院撥款委員會貿易小組委員會的議員們說。

美國工會組織勞聯-產聯(AFL-CIO)國際部主任凱西·範戈德(Cathy Feingold)也表示,地區性的禁令是應對這種人權侵害行為所必要的。

本週一,美國國土安全部的海關與邊境保護局(CBP)針對新疆五家公司和實體生產的產品發布了禁止進口的暫扣令。在此之前,有報導說,美國政府準備對新疆的棉花、棉織品和番茄等產品製定更廣泛的禁令。但這一命令沒有頒布,路透社報導說,財政部和農業部官員和美國貿易代表對此表示擔憂,認為可能會影響美國對中國的棉花出口以及美中籤署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美國服裝和鞋類協會主席兼CEO史蒂芬·拉馬爾(Stephen Lamar)表示,新疆強迫勞動問題的規模、範圍和複雜程度在現代供應鏈當中是“前所未有”的,但他對更廣泛的禁令表示擔憂。他在星期四的聽證會上說,這樣的禁令或法案將會對全球已經遭到新冠疫情衝擊的經濟發展和合法供應鏈本身造成破壞,而且禁令可能也達不到預期效果。

他在預先準備好的證詞中說:“作為一個國家,我們沒有能力去落實、履行或執行一項覆蓋全面的暫扣令。鑑於這些限制,這樣的暫扣令將會經歷數年才在中國產生期望的影響。而且,鑑於中國有能力將棉花轉移至其他市場,包括其自身龐大的市場,地區性的暫扣令不可能達到阻止使用維吾爾強迫勞工的預期效果。”

他說,協會成員對強迫勞動採取“零容忍”的態度,尤其在中國也要求合作夥伴嚴格執行這項準則。他認為,有執行力的暫扣令和其他制裁措施應當是明確、有針對性和透明的。他也呼籲美國協同盟友在政府層面進行施壓。

美國服裝和鞋類協會和美國其他四家行業協會此前發表聯合聲明,表示會開發和改進現有方法,加強甄別、檢測和處理供應鏈中強迫勞動的情況。

愈來愈多的證據顯示,中國政府將上百萬新疆包括維吾爾族在內的穆斯林關進拘留營,並強迫他們從事生產和勞動。智庫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今年3月初的一份報告估計,2017年至2019年,超過8萬維吾爾人被從新疆轉移到中國各地的工廠工作,行動自由有限。這些工廠據稱涉及包括耐克、H&M等83個全球知名品牌。

瑞典時尚服裝品牌H&M星期二表示,出於對強迫勞動問題的擔憂,公司終止與一家中國紗線供應商的合作。不過H&M在聲明中說,公司沒有與任何新疆服裝工廠有業務往來,並且不再在新疆採購棉花。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3月的報告說,H&M與安徽華孚時尚公司的工廠有合作關係,受益於強迫勞動項目。這家色紡企業今年5月被美國商務部列入實體名單。

H&M在聲明中否認與華孚安徽工廠或在新疆的業務有聯繫,但承認與華孚在浙江上虞的一間加工廠有間接商務聯繫。 H&M表示,已對有合作關係的所有中國製衣廠展開調查,確保沒有涉及強迫勞動。

美國國會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星期四在推特上敦促耐克也做出行動。耐克此前表示已不再向新疆發外包訂單,並且開始對中國供應商是否存在僱傭維吾爾人強迫勞工的情況進行評估。

中國一直否認存在拘押營,稱這些是職業技術教育中心,目的是為了去極端化和幫助地區人口脫貧。中國星期四發表一份白皮書稱,新疆積極踐行國際勞工和人權標準,切實保障勞動者各項權利。

消息來源

Wikipedia-logo.png
您可以在維基百科中瀏覽更多資訊:


Bookmark-new.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