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迪之后,美高院能否推翻堕胎和同性恋判决?

维基新闻,自由的新闻源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2018年7月14日讯】

自从川普总统提名卡瓦诺接替即将退休的肯尼迪,为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之后,一些人士提出,这个提名一旦得到参议院的确认,将打破法庭目前保守派和自由派大法官各占一半的格局,从而有可能蚕食,甚至推翻法庭在堕胎和同性婚姻问题上的判决。联邦最高法院历史上有过推翻前判的先例吗?

肯尼迪的司法遗产

目前,在联邦最高法院的九名大法官中,四名持保守派立场,四名持自由派立场,已故共和党籍总统里根任命的肯尼迪大法官宣布于7月31日退休。

最初被视为保守派的肯尼迪大法官是影响联邦最高法院30年的一个摇摆票。他在1992年和2016年两次关键性判决中,维护了罗诉韦德案中所确立的妇女堕胎权。2015年,他还成为促使同性婚姻在全美合法化的关键一票。

由于大法官是终身制的,因此,由谁来接替肯尼迪,不仅会打破联邦最高法院目前势均力敌的格局,而且有可能对美国社会的未来走向产生深远影响。

卡瓦诺提名的影响

川普总统提名的卡瓦诺现年53岁,是一名虔诚的天主教徒。众所周知,天主教的教义严禁堕胎和同性恋。卡瓦诺在共和党籍的小布什总统执政期间担任过白宫律师,他曾经作为前独立检察官斯塔尔的主要助手之一,参与了对前总统克林顿弹劾指控的调查,以及涉及克林顿夫妇的“白水案”的调查。

卡瓦诺在提名发布会上表示,法官的职责是解释法律,而不是制定法律。

不过,卡瓦诺必须在参议院获得一半以上的票数,才能被正式确认为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目前,参议院中,共和党人占51席,民主党人占49席。

社会议题成为焦点

以同性婚姻为例,联邦最高法院虽然在2015年作出了使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历史性判决,但是在2018年,它在科罗拉多州一家蛋糕店主拒绝为一对同性伴侣定制婚礼蛋糕的案件中,又作出有利于基督徒蛋糕店主的判决。分析人士预计,在联邦最高法院的格局发生改变之后,未来此类判决将会增多。

但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教授吉莉安·梅茨格(Gillian Metzger)说,法庭出现倒退或推翻前判很难,因为已有成千上万的同性伴侣和家庭登记结婚。

梅茨格说:“我估计将发生的情况是,对免除某些人与同性恋伴侣互动的措施,以及拒绝为同性恋提供某些反歧视保护方面,法庭会施以更多同情。”

梅茨格认为,在堕胎问题上,人们将看到,联邦最高法院对于州政府提出的各种限制妇女堕胎的措施将更多地予以维护,从而使妇女的堕胎权被削弱。

高院能否推翻前判

联邦最高法院可以而且曾经有过推翻其判决先例的情况。以种族隔离为例,1865年南北战争结束后不久,美国国会通过宪法修正案,正式宣布废除奴隶制。但是,实际上,黑人的政治和社会地位在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都很低。

1896年,联邦最高法院在普莱西诉弗格森一案中(Plessy v. Ferguson)做出被视为美国历史上最不光彩的判决之一。裁决说,只要为白人和黑人提供的隔离设施在待遇上是平等的,就符合宪法要求。虽然裁决书中未提“隔离但平等”的说法,但这项裁决等于是在法律上给实施种族隔离开了绿灯。

为纠正这个错误判决,联邦最高法院1954年在布朗起诉教育委员会(Brown v.Board of Education)一案中推翻了普莱西一案中确立的原则,宣布公立学校的种族歧视违反宪法,从而为公立学校的隔离制度敲响了丧钟。

推翻前判极其罕见

科罗拉多大学法学院教授罗伯特·内格尔(Robert Nagel)指出,联邦最高法院推翻前判的情况的确存在,但极其罕见。他解释说,在美国,有一个尊重判决先例的普通法传统,法庭出于各种原因不会轻易并很快地推翻前判,因为这会导致法律不稳定,使人们无法预测法律在特定情况下是如何规定的。

内格尔指出,这么做的法律依据是,联邦宪法是国家最高大法,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必须符合宪法,但只有在非常确定某一判决出现错误的情况下才会推翻前判。内格尔认为,法庭推翻堕胎和同性婚姻判决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内格尔说:“当联邦最高法院对某一极具争议的议题作出判决时,大法官们倾向于觉得,推翻已有的判决,将损害法庭在公众心目中的合法性,因为公众往往会认为,法庭是因为屈从于政治反对意见和政治压力才这么做的。”

人们预计,卡瓦诺在参议院的确认听证会上将遇到来自民主党的强力阻挠。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