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迪之後,美高院能否推翻墮胎和同性戀判決?

維基新聞,自由的新聞源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2018年7月14日訊】

自從川普總統提名卡瓦諾接替即將退休的肯尼迪,為聯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之後,一些人士提出,這個提名一旦得到參議院的確認,將打破法庭目前保守派和自由派大法官各占一半的格局,從而有可能蠶食,甚至推翻法庭在墮胎和同性婚姻問題上的判決。聯邦最高法院歷史上有過推翻前判的先例嗎?

肯尼迪的司法遺產

目前,在聯邦最高法院的九名大法官中,四名持保守派立場,四名持自由派立場,已故共和黨籍總統里根任命的肯尼迪大法官宣布於7月31日退休。

最初被視為保守派的肯尼迪大法官是影響聯邦最高法院30年的一個搖擺票。他在1992年和2016年兩次關鍵性判決中,維護了羅訴韋德案中所確立的婦女墮胎權。2015年,他還成為促使同性婚姻在全美合法化的關鍵一票。

由於大法官是終身制的,因此,由誰來接替肯尼迪,不僅會打破聯邦最高法院目前勢均力敵的格局,而且有可能對美國社會的未來走向產生深遠影響。

卡瓦諾提名的影響

川普總統提名的卡瓦諾現年53歲,是一名虔誠的天主教徒。眾所周知,天主教的教義嚴禁墮胎和同性戀。卡瓦諾在共和黨籍的小布什總統執政期間擔任過白宮律師,他曾經作為前獨立檢察官斯塔爾的主要助手之一,參與了對前總統克林頓彈劾指控的調查,以及涉及克林頓夫婦的「白水案」的調查。

卡瓦諾在提名發布會上表示,法官的職責是解釋法律,而不是制定法律。

不過,卡瓦諾必須在參議院獲得一半以上的票數,才能被正式確認為聯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目前,參議院中,共和黨人占51席,民主黨人占49席。

社會議題成為焦點

以同性婚姻為例,聯邦最高法院雖然在2015年作出了使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歷史性判決,但是在2018年,它在科羅拉多州一家蛋糕店主拒絕為一對同性伴侶定製婚禮蛋糕的案件中,又作出有利於基督徒蛋糕店主的判決。分析人士預計,在聯邦最高法院的格局發生改變之後,未來此類判決將會增多。

但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教授吉莉安·梅茨格(Gillian Metzger)說,法庭出現倒退或推翻前判很難,因為已有成千上萬的同性伴侶和家庭登記結婚。

梅茨格說:「我估計將發生的情況是,對免除某些人與同性戀伴侶互動的措施,以及拒絕為同性戀提供某些反歧視保護方面,法庭會施以更多同情。」

梅茨格認為,在墮胎問題上,人們將看到,聯邦最高法院對於州政府提出的各種限制婦女墮胎的措施將更多地予以維護,從而使婦女的墮胎權被削弱。

高院能否推翻前判

聯邦最高法院可以而且曾經有過推翻其判決先例的情況。以種族隔離為例,1865年南北戰爭結束後不久,美國國會通過憲法修正案,正式宣布廢除奴隸制。但是,實際上,黑人的政治和社會地位在後來很長的一段時間都很低。

1896年,聯邦最高法院在普萊西訴弗格森一案中(Plessy v. Ferguson)做出被視為美國歷史上最不光彩的判決之一。裁決說,只要為白人和黑人提供的隔離設施在待遇上是平等的,就符合憲法要求。雖然裁決書中未提「隔離但平等」的說法,但這項裁決等於是在法律上給實施種族隔離開了綠燈。

為糾正這個錯誤判決,聯邦最高法院1954年在布朗起訴教育委員會(Brown v.Board of Education)一案中推翻了普萊西一案中確立的原則,宣布公立學校的種族歧視違反憲法,從而為公立學校的隔離制度敲響了喪鐘。

推翻前判極其罕見

科羅拉多大學法學院教授羅伯特·內格爾(Robert Nagel)指出,聯邦最高法院推翻前判的情況的確存在,但極其罕見。他解釋說,在美國,有一個尊重判決先例的普通法傳統,法庭出於各種原因不會輕易並很快地推翻前判,因為這會導致法律不穩定,使人們無法預測法律在特定情況下是如何規定的。

內格爾指出,這麼做的法律依據是,聯邦憲法是國家最高大法,聯邦最高法院的判決必須符合憲法,但只有在非常確定某一判決出現錯誤的情況下才會推翻前判。內格爾認為,法庭推翻墮胎和同性婚姻判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內格爾說:「當聯邦最高法院對某一極具爭議的議題作出判決時,大法官們傾向於覺得,推翻已有的判決,將損害法庭在公眾心目中的合法性,因為公眾往往會認為,法庭是因為屈從於政治反對意見和政治壓力才這麼做的。」

人們預計,卡瓦諾在參議院的確認聽證會上將遇到來自民主黨的強力阻撓。

資料來源


Bookmark-new.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