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安震後“釋放譚作人”呼聲再起

维基新闻,自由的新闻源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2013年5月2日讯】

四川雅安發生強烈地震後,因調查512汶川地震中豆腐渣工程校舍倒塌致使數千學童死難的真相而被送進雅安一座監獄服刑的獨立作家譚作人再次得到公眾輿論關注。一份已經有50多名中國公民或海外華人簽名、要求釋放譚作人的呼籲書正在網上流傳。

這份呼籲書表示,“譚作人因遵循自己的良心去尋找真相,結果換來的竟是五年牢獄之災。” 呼籲書指出,“地震之後的雅安人民還在悲痛之中,而與此同時,汶川地震的英雄譚作人卻正在地震災區雅安監獄服刑,這就是現實的中國,既荒誕離奇,又有些滑稽可惱。”

畢業于華西醫科大學的譚作人曾任《文化人》期刊主編、民間組織“綠色江河”副秘書長。2009年2月,譚作人起草題為《5.12學生檔案》的倡議書,呼籲民間對汶川大地震遇難學生校舍工程品質進行調查,倡議書提出 “要確認每一個班級,每一所學校、每一個鄉鎮、每一個縣市、每一個地區遇難學生的真實數據”。2009年3月,成都市公安局以曾公開發表關於六四事件的文章的罪名抓捕譚作人,2010年2月,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譚作人有期徒刑5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譚作人現在雅安市岷山縣監獄,目前還有將近11個月的剩餘刑期。

由廣州維權者郭飛雄、北京作家鐵流、流亡美國的民主人士徐文立等50多人簽署的呼籲書説,每一個汶川人站出來,每一個雅安人站出來,每一個中國人站出來!每個人摸摸自己的良心,然後大家一起大聲喊,“立即釋放譚作人!”

親屬談譚作人近況

譚作人的妻子王慶華女士對美國之音表示,幾年來,譚作人和同監獄被關押人員都作過多次防震演習,所以雅安地震發生時馬上跑出監舍,沒有發生傷亡,他們的牢房在512汶川地震後已經重建,安全應該沒有問題。

王慶華表示,由於雅安地震,監獄方面取消了正常的探監,她不知道下次會見譚作人會在什麼時候。她説,上一次見到譚作人是在4月2號,當時看上去他的健康狀況還好。王女士還披露,獄方似乎對譚作人這種政治犯及其家屬相當客氣。

知情人揭被抓原因

得知又有人發起呼籲釋放譚作人的聯署行動時,王女士表示,每年都有人呼籲當局把譚作人放出來,而政府不敢承認當初判他有罪是因為深入調查死難兒童的512學生檔案和參與反對彭州石化項目。

她説:“(當局會説)沒有説他有罪呀。沒有説調查死難學生的事有罪呀。沒有啊。還有反對石化工程的事情,我們也沒有説他有罪呀。”

在成都的維權網站64天網負責人黃琦也曾經因為揭露512汶川地震豆腐渣工程及其背後牽扯的官員腐敗問題而被判刑入獄。他對美國之音表示,官方用早先公開發表的紀念64事件的文章給譚作人羅織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但是直接導致當局抓捕譚作人而又不敢公開的原因有兩個,一個是調查死難學生和豆腐渣工程真相,另一個是譚作人先前公開反對威脅環境和公眾健康的四川彭州石化項目。

他説:“一方面就是眾所週知的包括512地震後2009年,他到災區去進行了一系列調查活動。這是一個原因。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不為媒體所廣泛傳播的,譚作人在2007年的時候就和包括周漁樵、楊雨,還有我們大家一起就在關注彭州石化這個項目。而且還有一個近千人的散步遊行。作人先生也作了一系列的調查 。”

黃琦:壓民間監督,長貪官氣焰

黃琦和幾名志願者曾在雅安地震後立即趕往災區查看災情,但是剛一進入雅安市就遭國保攔截,並在當天被送回成都。他表示,目前從災區反饋的情況來看,雅安地區的一些512重建項目和當地公共設施仍有嚴重品質問題,看來官方沒有從汶川地震的災難中充分吸取教訓。

他説:“之前的512,官方實行鎮壓,包括把譚作人先生,艾未未先生還有黃琦等一系列朋友抓捕入獄以後,實際上打壓了民間監督的聲音,助長了官員貪腐的氣焰,進而造成512之後出現一系列新的建築品質問題。正因這個責任應該是官方的責任,但是現在420地震已經發生了,我們就是希望在420雅安地震之後重建工程當中,官方能夠更多地傾聽民間的聲音,接受民間的監督,包括海內外新聞界朋友們的監督,避免512之前的災難以及512之後的一些品質問題再次出現在雅安420重建工程當中。”

譚作人的妻子王慶華告訴美國之音,她丈夫早已寫了申訴書,但是沒有遞交給有關當局,要他等出獄後開始做無罪申訴。

譚作人在他起草的512學生檔案倡議書中寫道,“在5·12大地震罹難孩子們面前,中國法律,集體失蹤了。這是司法界的羞恥,也是當代中國人的集體羞恥。”

回顧2009年8月11日相關新聞 揭露豆腐渣校舍得譚作人受審 證人被拒或被拘

致力於揭露四川大地震“豆腐渣校舍”的四川維權人士譚作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今天在四川開庭。譚案的證人、藝術家艾未未等人在開庭前遭到當地警方“軟禁”或拘留。另外,遭政府指控的前“六四”學生運動領袖王丹發表聲明,否認他同譚作人“合作顛覆國家政權”。

譚作人一案于8月12號上午10點在四川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他的辯護律師浦志強等為他做了無罪辯護。法庭沒有做出最後的裁決。

律師:被告和辯護人權利受損

浦志強在休庭後對美國之音表示,庭審過程顯示本案被告人和辯護人的權利受到損害。首先他們申請的三位證人都被法庭以“與案件無關聯”為由拒絕他們出庭作證。

他説,“但是我們認為,第一,這三位證人都與本案有關聯,第二,法院沒有實體權力來拒絕我的證人出庭。在整個的舉證和庭審,包括在發表辯護意見的過程中,我們的發言被多次打斷,但這是沒有道理的。”

消息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