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党将举行大型民调决定是否留任立法会

维基新闻,自由的新闻源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2020年8月21日讯】

港區國安法
Hong Kong Tramways 103(Z05) Shau Kei Wan to Happy Valley 06-07-2020.jpg
系列報導

针对原定9月初举行的香港立法会选举被押后一年,22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是否接受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延任一年,未有共识,社会上对于民主派应该留任抑或杯葛议会,意见分歧。

民主党星期四召开记者会宣布,将会委托一个有公信力的民调机构,做大型全港性取样民意调查,并举办最少一场大型辩论会,让不同板块的政党、团体以及市民发表意见,民主党将会服膺民调结果决定去留。

公民党表示,尊重民主党的决定,亦会跟从相关的民调结果,作最终去或留的决定。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以新冠肺炎疫情严峻为理由,7月31日宣布引用《紧急法》押后原定9月6日举行的立法会换届选举一年,并将如何处理立法会未来一年“真空期”的问题,交由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处理。

民主派立法会议员留任与否未有共识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8月11日宣布,今年9月30日之后,香港第6届立法会全体议员继续履行职责,不少于1年,直至下届第7届立法会任期开始为止。而第7届立法会依法产生之后,任期仍然是4年。

7月底被选举主任取消参选资格的4名现任民主派议员,包括公民党的杨岳桥、郭荣铿、郭家麒,以及会计界的梁继昌,虽然不可以竞逐连任,但都可以留任一年。

对于是否接受延任一年,民主派立法会议员一直未有共识,社会上对于民主派应该留任抑或杯葛议会,意见分歧,尤其有抗争派认为,延任一年的议会已经没有民意授权,是中国人大委任,全体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应该杯葛未来一年的“临时立法会”。

民主党将举行大型民调决定去留

立法会民主派最大党民主党7名立法会议员,星期四(8月20日)以“议会战线、港人抉择”为题,共同召开记者会。党主席胡志伟宣布,就立法会议员的去留问题,民主党有新的想法及决定,将会透过有公信力的民调机构,作出一个科学性的、全港取样的民调,根据相关的结果作为他们判断去留的基础。

胡志伟表示,坊间正进行很多有关民主派议员去留的民意调查,他引述香港民意研究所副总裁钟剑华表示,相关的民意收集过程的偏差,会较全港性的抽样调查更大,只能作为参考,不能作为决定去留的依据,因此,民主党认为有必要进行一次有公信力的、大型全港性取样民意调查。

胡志伟说:“我们都是跟从了钟剑华教授所讲的,这种说法的时候,我们觉得既然我们是要将一个这么重要的题目,是去决定香港未来一年在议会上面的去留的时候,我们是需要一个有决定性依赖的调查,所以我们将我们的决定放在一个有公信力的民意调查的机构所作的结论,作为一个基础,去决定民主党的去留。”

胡志伟:最大公因数是有公信力的民调

胡志伟表示,未来一年的议会是否“真空”是一个两难的决定,他以英国的脱欧公投作为比喻,认为作相关决定的时候,必须要考虑所有的论据以及民意取向,亦希望取得民意基础,他认为在目前意见分歧的情况下,“最大公因数”是应该要做一次有公信力的民调。

胡志伟说:“我们明白到这个是两难的决定来的,但是我也不希望见到大家长期是因为在这个两难的决定里面,变成作了的决定好像有不同的拉扯,所以我都是会接纳刚刚讲,(主张)留与不留的朋友,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公因数',就是说应该要做一个有公信力的民调,作为一个依据的时间,我们民主党是会服膺于这次民调所得的结论,而作为一个遵从的基础,而这个亦会令到结果的本身是能够,大家市民以一个谨慎的态度作结(论)及作决(定)。”

胡志伟表示,民主党近日已经清楚表态,认为应该留在议会,以维持议会战线的工作,包括拖延一些香港人担心的“恶法”,例如明日大屿等。

胡志伟说:“也是在确保这个问题上面,民主派是少数,但是我们仍然有能力是拖延着一些香港市民担心受到影响的恶法,甚至就是说一些公帑的运用,譬如明日大屿,亦都希望借着议会的工作,能够继续凝聚整个社会对于一些是违反公众利益的事情的关注。”

林卓廷:避免过得来不易的团结出现裂痕

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表示,民主党将会服膺于这次有公信力的民调结论,去决定他们的去留。他又表示,民主党最近亦听到很多主张弃守立法会的意见,当中无论主张去留,最大公因数都是希望有一个民意调查的方式,让市民作出抉择,避免过去一年得来不易的团结出现裂痕。

林卓廷说:“这个是市民重新授权的过程,或者是指示我们要离开立法会的必经的程序,我们看到近日我们整个民主阵营就这个去或留的争议,已经令到我们过去一年非常之得来不易的团结,出现了裂痕,我们是不想这个裂痕继续加深,我们强调,我们现在必须是要最团结,去对抗中共极权对香港人的打压。”

林卓廷表示,民主派立法会议员的去留问题,对香港人是极之重要,希望市民能够充份掌握去留双方所有论据才作出决定,将会在进行大型民调之前,举办最少一场大型辩论会,让不同板块的政党、团体以及市民发表主张去或留的意见。

林卓廷说:“我们亦都希望市民是充份掌握去留双方所有的论据,清楚明白到如果我们弃守立法会,可能会造成的极之严重的后果,我们希望市民是经过最少一场的辩论,让去留双方是清楚譂释大家的理据,然后参与那个民调,表达意见,最终大家共同承受、承担这个民调的结论之后的结果。”

林卓廷指留守议会有能力拖延恶法

林卓廷表示,他们清楚知道今届立法会议员4年任期的民意授权到9月30日届满,因此,公开辩论及大型民意调查将会尽快进行,但是暂时未能公开相关的民调机构以及何时进行民意调查,他强调一切交由专家决定。

林卓廷表示,过去一年民主派未必可以完全阻挡立法会通过一些“恶法”,但有能力拖延恶法通过,并且引起国际传媒关注。

林卓廷说:“我们绝对有能力拖延恶法的通过,我们在议会里面的抗争,亦都会令到我们市民在街头上面,以致国际传媒亦都会关注,在立法会这些‘保皇党'(建制派) ,硬推通过的恶法,我觉得是对我们整个运动一定是有利的。”

涂谨申:9月30日前要有结论

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表示,下星期五(8月28日)将会召开的立法会特别内会会议,将会讨论很多重要的民生问题,而且在他们的任期之内,所以他一定会参与。他又表示,未来一年有很多影响香港人的“恶法”需要阻挡。

涂谨申说:“将来你说恶法,很多恶法的,即是你可以不在香港投票(大湾区投票),又可以将一些专业人士,承认一些不符合香港法律的情况来承认它们,大石压死蟹;很多的,或者选举规则,甚至整个制度,所以我们是一定会尽力去做的。而且为什么我们原本倾向于留下,就是希望议会内外配合,如果有另一边的讲法就是说,你不留下来你不会令到它合法、合情合理,究竟问题是要做些什么呢?其实这里也是一个很好的公民社会,在这段时间好好地继续讨论,但是我们希望在任期(内)、9月30日之前能够得到一个有公信力的民调的一个结论,起码给我们民主党,或者不排除将来可能有其他的泛民的同事,都会可以参考或者是跟随这个结论也说不定。”

公民党会跟从民主党民调结果定去留

公民党党魁杨岳桥星期四下午会见传媒表示,尊重民主党的决定,亦会跟从相关的民调结果,作最终去或留的决定。他又表示,公民党过去几日有深入的讨论,亦是倾向留任,因为在国安法之下,国际及街头战线的空间所剩不多。

杨岳桥说:“我们认为尚余的(议会)这条战线,是应该把握着的,那怕是留在议会里面讲真话,那怕是留在议会里面据理力争,这个都是它的价值存在之处,我们无意去夸大它的作用,我们亦都非常理解公众的疑虑,但是这个是我们经过深思熟虑,以及纵观各方面的理据之下,向公众交待的原因。当然我必须要强调,我们尊重民主党所作这个做民调的决定,我们公民党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我们是会跟从它们的结果的。”

杨岳桥又表示,作为被取消竞选连任资格的现任“DQ4”立法会议员之一,他觉得留任有特别的感觉。

杨岳桥说:“我是‘DQ4'其中之一,被DQ的人能够留在议会里面,‘笃眼笃鼻'(令人讨厌),本身都是一个非常重要,我觉得值得支持我认为应该留下来的元素。”

多个威权国家反对派撤出议会陷颓势

公民党在社交网站Facebook帖文表示,由于新一年度的立法会会期将于10月开始,去留问题必须于9月30日前有决定,时间上无法举行公投。公民党又表示,在不少威权国家,例如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委内瑞拉,当地的反对派都曾经以撤出议会为策略,可惜效果强差人意,有些甚至因此而陷入颓势。

公民党认为,中共与特区政府以强权押后选举和延续立法会,无非是视立法会为其政权保卫战的最重要斗争场地。主张总辞的人士,退出这个重要的阵地后会有什么抗争的计划,是否能够预测和承担从议会退守的后果;而主张留任的包括公民党则清楚明白,即使立法会属非法地存在,却肯定是中共与特区政府重视的阵地,其所作的所有决定亦会合法地影响每一个市民。若然希望继续与中共和特区政府周旋,便绝不能从这个阵地退却。

公民党表示,总辞与留任,都有不能驳倒的理据,可惜选择只有一个,不能兼得。唯愿不论选择哪一条路,都不是分道扬镳,而是各自登山。

梁继昌会计界民调较多支持留任

被取消参选资格的会计界立法会议员梁继昌星期四表示,就未来1年应否留任的问题向业界进行民意调查,结果显示超过5成会计界选民同意他留任,不同意的则有42%。梁继昌表示,会继续与业界保持沟通,并尝试与其他民主派议员寻求共识。

消息來源

Bookmark-new.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