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香港著名足球评述员马启仁

维基新闻,自由的新闻源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2007年1月5日讯】

马启仁先生接受我们的专访

时间:2007年1月5日 晚上7:00pm (UTC+8)

地点:505United 香港足球发源地

人物:马启仁先生,维基新闻记者Tszkin


今天十分荣幸与香港著名足球评述员马启仁先生作访问。马启仁先生在今次专访中,回答了记者多条问题。原来马启仁先生在访问前已听过维基百科,而且是一名Firefox支持者。以下以“K”代表启仁先生,“T”代表记者Tszkin。


T: Keyman,你好(握手),很高兴今天能跟阁下做访问。

K:你好。这里是“香港足球发源地”!这是我的名片,请坐。其实我想知道关于你多一点呢(哈哈)!

T:这是维基百科的网页,这里有你的资料,你还可以搜寻你心爱的球队-西汉姆联

K:嗯,我的资料有一点错误,我的出生日期是1969年10月24日,不过可以不用改.就当是多送我一份生日礼物吧。而结婚年份是1997年,有些资料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补充一点资料吧,我正修读澳洲卧龙岗大学的新闻学硕士课程(Master of Journalism),我在香港电台商业电台工作。原来近来内容更新了不少,连我自己在平时打什么领带的颜色都有,看来撰写这条条目的人观察得十分细微。

T:喔,原来马启仁先生是用左手写字!多谢马启仁先生补充和更正资料。

T:Keyman,众所周知,你是韦斯咸和阿根廷球迷,在评述关于你心爱的球队赛事时,会不会有不自然的感觉?

K:我认为传媒人最紧要做到保持中立这点,需要放下个人情感,但认为全世界99%球迷都有自己的喜恶,但在做节目前后和平日就不会掩饰。我认为做这行应该跟观众的距离很近,像跟朋友看足球比赛一样,不介意让人知道自己心爱的球队是哪队,但在评述时会收敛。在家和在家中收看足球比赛完全是两个人,在家中表现出真性情,但在评述时会加以压抑,用中肯态度于工作中。但我的拍挡很喜欢用我来开玩笑,为了保护自己,陪他们玩,只是搞气氛。近来了行这一行的人也会像我这样做。如果自已心爱的球队仅以一球落败,会心生不忿:如果球队大比数落败,评述时会比较轻松。但在某些位置上,不能过火,会适当地调节自己。

T:作为韦斯咸球迷的你,你对正在护级的韦斯咸今年有没有期望?

K:过保顿啦!没可能吧!其实做韦斯咸的球迷很有趣。我认为做球迷是一生人的,不像小朋友两三年就转支持球会。足球是公平的,有厉害的时候,又有差的时候,“有赢有输”,一定要明白这个道理。只有赢才高兴,输就不高兴,只会令自己很痛苦。支持哪队球队都是公平的,而我支持韦斯咸,偶尔有场代表作已经十分开心,不预计韦斯咸会争夺锦标或前四名。在今年曾经有些很言兴的地方,以为扩军能帮助球队,结果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从中学到一些人生道理,有时有些东西不能苛求,但不会放弃做人信念,相信韦斯咸能护级成功,如果真的降班,只能说是“抵死”(活该)。就算降班,亦可卷土重来,如足总杯亦可越级挑战一样。当年韦斯咸打升班时的情形令我十分深刻,十分刺激,像附加赛冠军。会保持支持韦斯咸,不会改变。像世界杯一样,32队入到世界杯,每队都有人支持,但只有1队能夺冠军,球迷其实失意多于得意,其他落败球队的球迷,一定很不开心,但应该做个快乐的球迷,如入了球世界球、“偷鸡赢到场”、晋到级或者虽败但已尽力,如今晚十分专心看一场足球比赛,已享受其过程。很多事情而令你开心,只要自已调节一下,我没太大问题,我每天都会到韦斯咸“朝圣”。

T:听说Keyman你亦有玩Football Manager(足球经理)和Winning Eleven(实况足球),你对这些游戏有没有什么评价?

K:FM呀!这套游戏我都有玩,但平时空闲的时间很少,而要玩这只游戏真的很花时间,如果是求学阶段时玩,真的不得了,我通常只玩到季初就没再玩下去。但是当每出新版我都会立即购买,支持一下吧。创造这只游戏的两兄弟是资料库迷,其FM现在还没到最复杂阶段,有些游戏连建球场等东西都有,其实我认为简单一点点就可了。据闻FM有手提机PSP的版本,但我每天都要驾车上班,如果挂着玩游戏的话,很易发生意外。Winning比较控制上的真实感,但弱队的数值比较低,可帮我去反映一下吗?

足球的电玩及足球,是男人之间的电玩,女士们很难明白你在球场干什么。

T:Keyman,在网上有不少人都说你其实是“曼联球迷”?

K:“曼联球迷”这个称号呢是很多年前的啦。当我被冠上这个称号时,我也有想过这个问题,但我的确是一名韦斯咸球迷。因为当年曼联“三冠王”很厉害,不少行家亦会看好曼联一线。如曼联对韦斯咸比起其他球队的赛事较有触目性。我现在评述足球亦会保持中立。

T:Keyman,你小时候有没有想过当一位足球评述员?

K:没有啦!我小时候其实想做一些传媒的工作,在我当上第一份报纸(章)的体育记者前,我都没有当过以足球做媒介令自己做到想做的东西,第一份关于体育的开始是当华侨日报体育报记者,这条路就一直走下去,跟以前想的东西有点接近。在小时候已想做传媒,但不知道传媒是什么,我觉得做一个媒介,跟多些人接触,接触最多人的就是媒体。传媒的东西我很想做,但读大学时,我不是读传媒,一听到有杂志或报纸征聘兼职记者时,就立即应征,做过很多报章、杂志的记者,亦当过八卦杂志的记者等,后来就当上了全职记者。后来,以前很多编辑在Cable里任职,就找了我帮忙,就慢慢晋身为足球评述员。由报章任职至电视台,再由电视台至电台,做杂志和网站,一直绕来绕去。

T:Keyman,你是一位足球评述员,大多数比赛在晚间进行,你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对你日常生活会不会受影响?

K:要有一个好好的编排啦!我认为做一个球迷,都要有好好的编排,除了正常上班、家中生活外,都要看足球比赛啦,足球比赛通常在深夜进行,而我以此为工作,我亦能安排好,以往的正职比较辛苦,可能时间不够用,现在就自已工作,所以能够将就。比起以前做一全正常时间的工作跟现在,家中相处的时间不会少了,没有太大分别,都要有好的编排。这是长途战,像打联赛,不是杯赛,像球迷一样,只挂着这两星期看深夜足球比赛,第三个星期就死定了,都要自己懂得编排作息时间。

T:Keyman,你有没有想过把你的女儿训练成为足球员或足球评述员?

K:当然没有啦!但我会带女儿到球场看足球比赛,告诉她这是一场“嘉年华会”,她也有十分开心,每次在电视上看次足球比赛时,就会大嚷着是“嘉年华会”。我并不会强迫她喜欢足球,但希望她能领略足球的乐趣,让她自由选择吧。

T:祝马启仁先生工作顺利,今日的访问完毕,多谢马启仁先生抽空作专访。

K:多谢,现在很少记者会在访问完说这些祝福语。

Wikipedia-logo.png
您可以在维基百科中查找此新闻条目的相关解释:
独家专访
这篇独家专访含有维基记者第一手独家专访新闻。请参看对话页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