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香港著名足球評述員馬啓仁

出自Wikinews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2007年1月5日訊】

馬啟仁先生接受我們的專訪

時間:2007年1月5日 晚上7:00pm (UTC+8)

地點:505United 香港足球發源地

人物:馬啟仁先生,維基新聞記者Tszkin


今天十分榮幸與香港著名足球評述員馬啟仁先生作訪問。馬啟仁先生在今次專訪中,回答了記者多條問題。原來馬啟仁先生在訪問前已聽過維基百科,而且是一名Firefox支持者。以下以「K」代表啟仁先生,「T」代表記者Tszkin。


T: Keyman,你好(握手),很高興今天能跟閣下做訪問。

K:你好。這裏是「香港足球發源地」!這是我的名片,請坐。其實我想知道關於你多一點呢(哈哈)!

T:這是維基百科的網頁,這裏有你的資料,你還可以搜尋你心愛的球隊-韋斯咸

K:嗯,我的資料有一點錯誤,我的出生日期是1969年10月24日,不過可以不用改.就當是多送我一份生日禮物吧。而結婚年份是1997年,有些資料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補充一點資料吧,我正修讀澳洲臥龍崗大學的新聞學碩士課程(Master of Journalism),我在香港電台商業電台工作。原來近來內容更新了不少,連我自己在平時打什麼領帶的顏色都有,看來撰寫這條條目的人觀察得十分細微。

T:喔,原來馬啟仁先生是用左手寫字!多謝馬啟仁先生補充和更正資料。

T:Keyman,眾所周知,你是韋斯咸和阿根廷球迷,在評述關於你心愛的球隊賽事時,會不會有不自然的感覺?

K:我認為傳媒人最緊要做到保持中立這點,需要放下個人情感,但認為全世界99%球迷都有自己的喜惡,但在做節目前後和平日就不會掩飾。我認為做這行應該跟觀眾的距離很近,像跟朋友看足球比賽一樣,不介意讓人知道自己心愛的球隊是哪隊,但在評述時會收斂。在家和在家中收看足球比賽完全是兩個人,在家中表現出真性情,但在評述時會加以壓抑,用中肯態度於工作中。但我的拍擋很喜歡用我來開玩笑,為了保護自己,陪他們玩,只是搞氣氛。近來了行這一行的人也會像我這樣做。如果自已心愛的球隊僅以一球落敗,會心生不忿:如果球隊大比數落敗,評述時會比較輕鬆。但在某些位置上,不能過火,會適當地調節自己。

T:作為韋斯咸球迷的你,你對正在護級的韋斯咸今年有沒有期望?

K:過保頓啦!沒可能吧!其實做韋斯咸的球迷很有趣。我認為做球迷是一生人的,不像小朋友兩三年就轉支持球會。足球是公平的,有厲害的時候,又有差的時候,「有贏有輸」,一定要明白這個道理。只有贏才高興,輸就不高興,只會令自己很痛苦。支持哪隊球隊都是公平的,而我支持韋斯咸,偶爾有場代表作已經十分開心,不預計韋斯咸會爭奪錦標或前四名。在今年曾經有些很言興的地方,以為擴軍能幫助球隊,結果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從中學到一些人生道理,有時有些東西不能苛求,但不會放棄做人信念,相信韋斯咸能護級成功,如果真的降班,只能說是「抵死」(活該)。就算降班,亦可捲土重來,如足總盃亦可越級挑戰一樣。當年韋斯咸打升班時的情形令我十分深刻,十分刺激,像附加賽冠軍。會保持支持韋斯咸,不會改變。像世界盃一樣,32隊入到世界盃,每隊都有人支持,但只有1隊能奪冠軍,球迷其實失意多於得意,其他落敗球隊的球迷,一定很不開心,但應該做個快樂的球迷,如入了球世界球、「偷雞贏到場」、晉到級或者雖敗但已盡力,如今晚十分專心看一場足球比賽,已享受其過程。很多事情而令你開心,只要自已調節一下,我沒太大問題,我每天都會到韋斯咸「朝聖」。

T:聽說Keyman你亦有玩Football Manager(足球經理)和Winning Eleven(實況足球),你對這些遊戲有沒有什麼評價?

K:FM呀!這套遊戲我都有玩,但平時空閒的時間很少,而要玩這隻遊戲真的很花時間,如果是求學階段時玩,真的不得了,我通常只玩到季初就沒再玩下去。但是當每出新版我都會立即購買,支持一下吧。創造這隻遊戲的兩兄弟是資料庫迷,其FM現在還沒到最複雜階段,有些遊戲連建球場等東西都有,其實我認為簡單一點點就可了。據聞FM有手提機PSP的版本,但我每天都要駕車上班,如果掛着玩遊戲的話,很易發生意外。Winning比較控制上的真實感,但弱隊的數值比較低,可幫我去反映一下嗎?

足球的電玩及足球,是男人之間的電玩,女士們很難明白你在球場幹什麼。

T:Keyman,在網上有不少人都說你其實是「曼聯球迷」?

K:「曼聯球迷」這個稱號呢是很多年前的啦。當我被冠上這個稱號時,我也有想過這個問題,但我的確是一名韋斯咸球迷。因為當年曼聯「三冠王」很厲害,不少行家亦會看好曼聯一線。如曼聯對韋斯咸比起其他球隊的賽事較有觸目性。我現在評述足球亦會保持中立。

T:Keyman,你小時候有沒有想過當一位足球評述員?

K:沒有啦!我小時候其實想做一些傳媒的工作,在我當上第一份報紙(章)的體育記者前,我都沒有當過以足球做媒介令自己做到想做的東西,第一份關於體育的開始是當華僑日報體育報記者,這條路就一直走下去,跟以前想的東西有點接近。在小時候已想做傳媒,但不知道傳媒是什麼,我覺得做一個媒介,跟多些人接觸,接觸最多人的就是媒體。傳媒的東西我很想做,但讀大學時,我不是讀傳媒,一聽到有雜誌或報紙徵聘兼職記者時,就立即應徵,做過很多報章、雜誌的記者,亦當過八卦雜誌的記者等,後來就當上了全職記者。後來,以前很多編輯在Cable裏任職,就找了我幫忙,就慢慢晉身為足球評述員。由報章任職至電視台,再由電視台至電台,做雜誌和網站,一直繞來繞去。

T:Keyman,你是一位足球評述員,大多數比賽在晚間進行,你過着日夜顛倒的生活,對你日常生活會不會受影響?

K:要有一個好好的編排啦!我認為做一個球迷,都要有好好的編排,除了正常上班、家中生活外,都要看足球比賽啦,足球比賽通常在深夜進行,而我以此為工作,我亦能安排好,以往的正職比較辛苦,可能時間不夠用,現在就自已工作,所以能夠將就。比起以前做一全正常時間的工作跟現在,家中相處的時間不會少了,沒有太大分別,都要有好的編排。這是長途戰,像打聯賽,不是盃賽,像球迷一樣,只掛着這兩星期看深夜足球比賽,第三個星期就死定了,都要自己懂得編排作息時間。

T:Keyman,你有沒有想過把你的女兒訓練成為足球員或足球評述員?

K:當然沒有啦!但我會帶女兒到球場看足球比賽,告訴她這是一場「嘉年華會」,她也有十分開心,每次在電視上看次足球比賽時,就會大嚷着是「嘉年華會」。我並不會強迫她喜歡足球,但希望她能領略足球的樂趣,讓她自由選擇吧。

T:祝馬啟仁先生工作順利,今日的訪問完畢,多謝馬啟仁先生抽空作專訪。

K:多謝,現在很少記者會在訪問完說這些祝福語。

Wikipedia-logo.png
您可以在維基百科中查找此新聞條目的相關解釋:
獨家專訪
這篇獨家專訪含有維基記者第一手獨家專訪新聞。請參看對話頁了解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