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農村地區迎春節返鄉潮:新冠病毒致鄉村醫療系統受衝擊

维基新闻,自由的新闻源

【2023年1月15日讯】

2016年春运时期的深圳北站候车大厅(資料圖片)
Phòng tránh đại dịch.svg
系列報導
更多资讯

隨著新十條的發布中國三年來結束嚴厲的檢疫規定,首次迎來春節返鄉潮,不過回家喜慶氣氛的感覺可能會被新冠疫情爆發所破壞。這場民眾「大遷徙」將看到群眾縱橫交錯、穿越在中國廣袤的領土上,可能會使傳播鏈不斷加深和複雜化。

Omicron現在正在打擊較小的城市和農村地區,中國農村地區當地村莊因缺乏藥物和設施而不堪重負。由於老齡化、缺乏強大的醫療資源,那裏的嚴重疾病和死亡可能會更加普遍。

中國村民習慣在春節前為節日活動做準備。官方幾乎關閉了許多的核酸檢測站不再每日公佈疫情數據但然而有報告稱火葬場和療養院不堪重負,每天都有多人死亡

隨着病毒從城市蔓延,中國農村地區的危機將進一步惡化。在應對春節期間潛在的農村疫情時,這些地區醫院和地方診所在應對新冠方面經驗不足,支持也很少,醫療用品和緊急治療設施也很稀缺。

截至2020年底,中國農村每千人擁有醫務人員1.62人;而全國每千人就擁有醫生2.9人、護士3.3人。資源缺口巨大,脆弱的醫療資源可能衝擊到農村。

中國衛生官員和官方媒體一再表示新冠肺炎感染正在達到頂峰但他們警告說,農村地區的重症病例數量正在上升。專家們擔心,隨着感染人數在1月份達到高峰,病毒從城市蔓延開來,中國農村地區危機會越來越嚴重

《紐約時報》指,農村社區主要由基層衛生工作者提供服務,他們只受過最低限度的醫學培訓——只有不到1%的人擁有大學學位,只有一半多的人從職業高中畢業。他們往往只有在需要時才會被調用。

在建筑工地的农民工(資料圖片)

《紐約時報》記者走訪了河南,那裏有大量農民工已經返鄉。接受《紐約時報》採訪的一名農民工葛先生說,在治療嚴重疾病方面,不能指望農村醫生,但他們往往是當地唯一的藥物來源。

《紐約時報》報道稱,最近的醫院離走訪地點有一個小時的路程,很少有人能買得起一張50人民幣元左右的車票。村衛生室沒有配備氧氣罐,甚至沒有血氧計來檢測一個人的血液是否嚴重缺氧。由於庫存的五箱退燒藥很快就用完了,村幹部告訴生病的村民待在家裏、多喝水。

路透社採訪了浙江省桐廬縣的幾名居民,他們表示自己有新冠肺炎症狀,或者認為自己以前被感染過,但這種檢測並不常見,尤其是對那些住在村子裏的人來說。浙江桐廬縣村民稱:「我的很多親戚和鄰居都說他們感冒了,或者感覺很糟糕,或者沒有任何精力。所以他們就待在家裏。」

《路透社》引述陳姓村民稱:「每個人都說自己感染了病毒,所以你就以為自己感染了。但村裏的很多人也不願意做檢測,特別是如果他們必須去專門的地方做檢測的話。與能做抗原檢測的城市的城市相比,這裏(村裏的)的條件沒那麼好。」

河南鹿邑縣(2021年)

彭博社在河南鹿邑縣當地採訪一間當地唯一能獲得基本醫療服務的地方。在這個大約一千名居民的村莊經營診所50多年的一位王姓農村醫生稱,村裏沒有救護車,所以家人必須想辦法驅車40分鐘去最近的醫療機構,送一個病重的人。

《彭博社》引述王姓農村醫生稱:「讓他們去縣醫院很難過,現在醫院已經滿了,但這是唯一的希望。診所裏沒有任何設施可以拯救他們。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病人。過去一週,村裏幾乎家家戶戶都有人來治病。」

在全國藥品短缺的情況下,王醫生對彭博社稱,很難照顧輕症患者,他說他無法購買許多常用的藥物,包括布洛芬、抗生素和抗病毒藥物。他說,他沒有得到當地政府的幫助,他只能提供板藍根和連翹等中藥,來緩解喉嚨痛和發燒等症狀。

《彭博社》報道,王醫生的村裏瀰漫着一種無可奈何的感覺。許多家庭不打算把他們的老人或重病親屬帶到地區醫院進行緊急治療,他們說這既昂貴又徒勞。相反,他们将呆在家里度过生命的最后阶段。彭博社指,他们的名字不太可能出现在任何官方的新冠肺炎死亡名单上。

2013年,雲南省西盟縣中课乡全景

《彭博社》報道,靠近緬甸的雲南省普洱市西盟縣。村民丁敏81歲的祖父於12月底感染了新冠病毒。由於他所在的鄉村診所沒有藥品或治療方法,家人驅車90分鐘將他送到普洱市,尋找重症監護病床,但沒有找到可用的病床。三天後,他去世了。

《彭博社》指,西盟縣這一家人仍在等待殯儀館來接他的屍體。他們還沒有被告知這需要多長時間。

西盟县中课乡东边的山上(2013年)

面對資源緊缺的情況,主要擁有約3500萬人口的農村地區的山西省,省級政府宣佈提供免費的退燒藥。《彭博社》報道,但在当地诊所,每人只能吃6片布洛芬或撲熱息痛。

印度等其他國家已經經歷了疫情失控在農村地區造成的毀滅性後果,這些地區的農村地區衛生保健不發達。2021年初,Delta的變種病毒席捲印度農村,死亡慘重、Delta被形容為印度變種病毒,村民們吵着要獲得僅有的氧氣供應。

《彭博社》評論指,這種恐懼和苦難最終應該為中國農村帶來更公平的醫療保健體系。

1月16日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中國官方一位醫學呼吸科专家表示,推广健康知识是中国农村新冠肺炎防控工作的关键。

北京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李燕明稱:「与城市相比,农村地区的情况更为复杂,因此需要不同渠道和部门的共同努力来预防和控制疫情。在农村地区,应优先开展健康知识宣传。农村地区与城市地区不同,部分老年人对新冠肺炎感染的基本知识知之甚少。因此,需要多个部门和渠道的努力来宣传这些知识。」

北京医院呼吸科專家李燕明呼吁,农村地区疫情防控工作更为复杂,不同渠道和部门应共同努力。她强调以老年人容易理解的方式和语言,是宣传相关知识的重要性。

延伸閱讀

消息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