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女廣州預選賽選手自稱「從精神病院逃出來的」

維基新聞,自由的新聞源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2006年6月27日訊】

左:節目組成員丁叮,右:聲稱「我是從精神病院逃出來的」的選手

6月25日,2006年超級女聲最後一個唱區的預選賽開始了,但2000名通過報名初選的參賽者中,只有200個在當天進行了比賽。此外,去年杭州唱區第四名丁叮以湖南衛視「超級家族」節目組成員身份參加預選賽的採訪和拍攝工作。

在第一天的比賽中,有一位身穿紅色裙子的綠衣女子因為表演風格獨特,被節目製作方進行現場採訪。當問及她的表現為何顯得如此瘋狂時,她的回答引得所有現場的親友團成員都笑了起來。她說(大意)「有人說我是從精神病院出來的,我說不對,我是從精神病院逃出來的。因為精神病院出來的人多半已經好了,可我卻還沒有好。」

另外有一名紅衣選手在評委面前表演了一個小魔術,她把一張100元的人民幣鈔票用一支筆戳穿,向大家演示無誤後,把筆拿出來,鈔票仍然完好。在接受採訪時,她向在場的一名觀眾借了一張100元的鈔票,並在採訪組面前重新演示了這個魔術。儘管採訪組和她近在咫尺,周圍也有很多選手親友團成員圍觀,但仍然無人能識破其中奧妙。負責採訪的丁叮還把她那支筆拆開來仔細觀察,也沒有發現任何機關。

儘管當天沒有向任何選手發出進入50強的直接通行證,但隨後在6月26日,兩張直接通行證陸續發給了今年杭州唱區20強的重複參賽選手銀鐲子組合和來自浙江寧波的李皆樂。

消息來源

相關新聞

原創報道
這篇文章含有維基記者第一手新聞。請參看對話頁了解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