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9月競選活動

维基新闻,自由的新闻源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2020年10月29日讯】

Wikinews Presidential Election 2020.svg
系列報導

以下是英文維基新聞記錄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的月度系列第五版,概述了當月最大的新聞大事,將整個上個月的原創材料匯編成冊。

本月競選焦點包括,自由黨總統候選人確保美國所有50個州的選票使用權,美國統一黨總統候選人對美國最高法院「打包」問題提出了新穎的解決方案,三位候選人對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之間的最新軍事衝突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撮要

随着竞选活动踏入9月,根据《真清晰政治》网站公布的平均民调数据,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凭借49%的支持率领先43%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

威斯康星州基诺沙的国民警卫队,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前副总统拜登,访问前维持“法律和秩序”。
圖片來自:Lightburst

月初,特朗普来到威斯康星州基诺沙,当地曾于8月就黑人男子雅各布·布莱克遭警方枪击事件爆发骚乱。特朗普在公开讲话中将公众骚乱定性为“国内恐怖主义”,进一步强调须维持“法律和秩序”。他的对手拜登在写给筹款人的信中,指责特朗普“打算吓唬美国人”。特朗普视察当地两天后,拜登也首次在威斯康星这个摇摆州举行他的首次竞选活动。拜登佩戴口罩,讲话内容提到种族不平等问题,提到了奴隶制的“原罪”。他也慰问了雅各布·布莱克的家属,与布莱克通电话。特朗普阵营批评拜登没有谴责反法西斯主义运动,又说他明明之前才说冠状病毒疫情太严重,去外访不安全,结果就去了。民主党籍的威斯康星州长托尼·埃弗斯表示他宁可特朗普和拜登不来这个地方。

9月份至少有三则对特朗普不利的传闻流出。第一则发生在有线电视新闻网记者、前比尔·克林顿白宫新闻秘书乔·洛克哈特质问总统去年11月是不是因为中风临时去的沃尔特·里德医院之后,该消息被《苦力报道》作为头条新闻在推特上转载,内容变成了“特朗普攻击苦力是特朗普的忠实反对者,他的竞选阵营呼吁有线电视新闻网解雇洛克哈特”。第二则出自《大西洋月刊》,指特朗普2018年外访法国期间,拒绝瞻仰埋葬第一次世界大战贝洛伍德战役中阵亡美军士兵的陵墓,还说埋在这里的士兵是“屌丝”、“白痴”。此外,特朗普据说还质问美国在一战期间是不是站在了正确的一方。对此,特朗普的助理公开否认,包括特朗普的批评者、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尽管如此,福斯新闻记者珍妮弗·格里芬还是证实了故事的关节内容。特朗普呼吁福斯新闻解雇格里芬。最后一则为鲍勃·伍德沃德《怒火》的内容,据说是特朗普提供的内部消息,说他2月淡化冠状病毒疫情,避免引起公众恐慌。特朗普证实该生化,认为挑动对病毒的恐慌情绪不符合国家利益。在密歇根州出席竞选活动的拜登认为特朗普的行为“简直不顾美国人死活”、“太过卑鄙”、“简直是犯罪行为”。

其后特朗普两度引火烧身,一次是在接受北卡罗来纳州威明顿当地媒体时,一次是在宾夕法尼亚州的集会上,他呼吁支持者填写缺席票,如果有没有投票的记录,再去所属的投票所私底下投票。特朗普也将这条建议发到了推特上,但被网站贴出警告。特朗普政府及竞选团队人士解释,特朗普不支持投两次票,此番言论是被人曲解了。随后北卡罗来纳州选举委员会声明投双重票是重罪。

9月9日从卫星上看到的2020年加州野火的烟羽。
圖片來自:U.S. National Weather Service

9月中旬,特朗普在内华达州举行三个月来首次室内集会,蔑视了当地的防疫规定。之后他来到加利福尼亚州,视察山火肆虐对地方的影响。在加州州长加文·纽森在场的公众简报会上,特朗普否认气候变化促成山火严重,将其归因于森林管理不善,由此气候变化议题再度出现在竞选活动中。拜登在特拉华州演讲时,指特朗普是“气候纵火犯”,引用了加州最近的山火、洪水及大西洋飓风,说如果特朗普连任胜选,“这些地狱级别的事件会变得更加普遍”。佛州受飓风不成比例的影响,当地民调显示特朗普正加强与拉美裔的关系,原因据拉美裔美国公民联盟主席多明哥·加西亚(Domingo Garcia)推测,可能是特朗普社会立场及对社会主义和抗议活动的姿态保守。另一方面,贺锦丽来到该州时,则侧重于非裔美国人选区,而拜登阵营人士也对拉美裔的支持表示关切。拜登在佛州另一个大型投票集团中的地位也得到改善,该集团于2016年非常支持特朗普,成员都是有地位的人士。此外,前纽约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计划在佛州投资1亿美元,并提出要替获释的囚犯缴纳罚款,恢复他们的投票权,这也大幅度提升了拜登在该州的威望。然而,特朗普认为布隆伯格的想法是犯罪行为。

总统特朗普与最高法院提名人巴雷特。
圖片來自:The White House

上月,在美国的斡旋下,以色列和阿联酋达成邦交正常化协议。特朗普政府以此为基础,宣布以色列和巴林及塞尔维亚、科索沃和以色列之间也达成协议。和阿联酋一样,穆斯林占人口多数的巴林和科索沃会承认以色列,正式与该国建交。而曾经互为敌国的塞尔维亚和科索沃也建立了经济联系,其中塞尔维亚还同意将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搬到耶路撒冷。阿联酋、巴林和以色列的代表在特朗普的见证下,在白宫签署协议。特朗普说这些协议是“新中东的曙光”。就在此时,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在纳卡地区的冲突激化为暴力活动。回到美国国内,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辞世,令大法官席位悬空。民主党认为应该用大选决定下任大法官的人选,提到共和党人2016年曾解决奥巴马政府提名梅里克·加兰接任去世的安东宁·斯卡利亚。共和党认为,现在的形势与2016年比起来完全不同,控制着参议院的政党就是总统的政党。特朗普总统提名联邦法官艾米·康尼·巴雷特接任,外界担任巴雷特的到来会打破最高法院保守派的平衡,部分民主党人主张用自由派法官填充法院,直到自由派占大多数,但该提议只有在民主党胜选并拿下参议院时实现。针对民主党人可能赢得大选的可能性,特朗普不承诺和平移交权力,说邮寄投票的增长令作弊事件有可能发生。然而特朗普的言论受到批评。偶尔批评特朗普的共和党参议院米特·罗姆尼认为和平移交权利是美国与白俄罗斯等国家不同的原因,认为特朗普的不愿意“不可想象、不可接受”。拜登阵容再度提到了7月首次提出的说法:“美国人将决定这次大选。美国政府完美有能力将入侵者遣送出白宫。”首场总统辩论前夕,《纽约时报》披露特朗普的纳税申报表,声称他在2016年和2017年仅纳税750美元,但在四年间欠款超过3亿美元。特朗普批评该报道“假新闻”,表示自己一旦不再接受审计,就会自行公布申报表。拜登在辩论前夕暂停竞选活动,全心准备在特拉华州家中以线上形式个人参与辩论。有线电视新闻网表示,消息来源指特朗普一共花了2个小时做准备,得到前新泽西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和前纽约市长鲁迪·朱利安尼的帮助。特朗普会继续举行竞选集会和白宫活动。

9月29日总统辩论会的标志。
圖片來自:Case Western University and Cleveland Clinic

特朗普和拜登的首场总统辩论9月29日在俄亥俄州举行。辩论会上,两位候选人频繁相互打断。尽管最先打断对方的事拜登,但特朗普打断的次数要得多。主持人克里斯·华莱士没能控制住场面,事后受到批评。辩论中,拜登没有就填塞最高法院的议题作明确表态。但有一次特朗普打断时,拜登直接让特朗普“闭嘴”。辩论过程中,拜登称特朗普“小丑”、“种族主义者”、“最差总统”,特朗普反指拜登“老糊涂”。拜登提到《大西洋月刊》指特朗普报道在所谓的「失败者」和「吸盘」言论而攻击特朗普后,特朗普提起了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和他在乌克兰和中国的交易。拜登为儿子与毒品的斗争辩护。拜登攻击特朗普造成美国20多万人死于新冠肺炎。特朗普反驳说,由于拜登反对来自中国的旅遊禁令,如果他是总统,损失会更大。特朗普称,民主党人在社会化医疗、绿色新政和资助警察等问题上将拜登推向极左。拜登称自己是民主党,并表示不支持特朗普提到的政策。特朗普认为,拜登说他不支持那些东西,只是失去了极左派。他挑战拜登说出任何支持拜登竞选的执法个人或团体,拜登没有这样做。特朗普在被要求谴责极右组织「骄傲男孩」(Proud Boys)时,发表了一个令人困惑的声明,他表示「退后并站在旁边」,但认为需要解决极左的Antifa组织(Antifa為「反法西斯主義」的英文縮寫)。特朗普继续声称邮递投票造成舞弊,再次不承诺接受选举结果。辩论结束后,CNN主播达娜·巴什将此次事件描述为「狗屎秀」。共和党参议员本·萨斯也有同样的回应。福克斯新闻评论员阿里·弗莱舍称其为「一团糟」。拜登称特朗普的表现是「国家的尴尬」,而特朗普竞选团队的通讯总监蒂姆·穆陶则宣布特朗普获胜。根据总统辩论委员会的说法,主持人将有「额外的工具」来维持未来辩论的秩序。

9月即将结束时,拜登在《真清晰政治》网站的民调平均值中保持了对特朗普总统的领先优势,以49.7%对43.1%。

9月3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明尼苏达州德卢斯的竞选集会上发表讲话。
圖片來自:Dan Scavino

聚焦重点

在所有50個州的選票上

喬·喬根森(Jo Jorgensen)
圖片來自:Jo Jorgensen for President

自由黨總統候選人喬·喬根森(Jo Jorgensen)在9月通過了一個里程碑,成為本次選舉中唯一一個確保所有州和哥倫比亞特區選票准入的第三方候選人。該黨在2016年也有同樣的通道,但在那個週期中,沒有對疫情應對措施的反抗請願工作。在2016年之前,自由黨上一次在所有司法管轄區有投票權是1996年,當時約根森作為已故哈里·布朗(Harry Browne)的競選伙伴出現在選票上。布朗及喬根森的選票,以及同年已故羅斯·佩羅(Ross Perot)的改革黨選票,是2016年之前最後一次有任何第三黨或獨立候選人實現完全的選票使用權。

在給支持者的一封慶祝郵件中,喬根森興奮地說道:「我的競選活動在所有50個州的選票上!我想感謝所有的志願者和志願者們。我要感謝所有使這一切成為可能的志願者和工作人員。這是一個很大的工作!我們說的是幾個小時的工作。我們說的是一個又一個小時的請願書收集工作。」

在獲得了通行證後,喬根森的目標是獲得進入總統辯論委員會主辦的總統辯論會的資格。該委員會的入選標準仍然是在民意調查中顯示出15%的支持率。在9月下旬的民調中,納入時,約根森排在第三位。 她在9月25日至27日的萊格民調中獲得了2%的支持率,在9月26日至27日的Redfield & Wilton Strategies調查中獲得了2%的支持率,在9月25日至27日的佐格比分析(Zogby Analytics)調查中獲得了5%的支持率。

「我們是11月美國選民的真正選擇,」約根森認為,「然而腐敗的總統辯論委員會拒絕我。我們的競選活動是特朗普或拜登的唯一可行選擇。」

2016年,儘管有充分的選票使用權,並對總統辯論委員會提起訴訟,但當時的自由黨總統候選人加里·約翰遜(Gary Johnson)被拒絕參加辯論。儘管如此,他在選舉日獲得了3.27%的選票,這是自由黨總統候選人獲得的最多選票。

法院包裝的新方法

彼得·砵得智(Pete Buttigieg)
圖片來自:Gage Skidmore

9月中旬,堅定的自由派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在與癌症長期鬥爭後逝世。特朗普總統提名保守派的巴雷特接替她。由於共和黨在美國參議院佔多數,巴雷特很可能獲得確認,結果保守派在法院中以6比3佔多數。對此,一些民主黨人,如前2020年總統候選人、印第安納州南本德市前市長彼得·砵得智(Pete Buttigieg)提出對法院進行重大改革,類似於富蘭克林·德拉諾·羅斯福總統在20世紀30年代提出的建議。雖然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在辯論中沒有表示是否支持重大變革,但一位第三黨總統候選人向英文維基新聞提出了一個新穎的方法,目的是既防止未來法院打包,又促進意識形態平衡。

富蘭克林·德拉諾·羅斯福
圖片來自:Vincenzo Laviosa

在他的新政計劃在最高法院遭遇一系列失敗後,羅斯福總統希望增加能夠解釋憲法的大法官,以支持他的議程。羅斯福利用公眾對法院過於老舊的看法,試圖將大法官的數量與年齡掛鈎。1937年,他提出了一項修改1869年《司法法》的法案,該法案規定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數為9人。羅斯福的法案將允許總統為每一位年齡超過70歲零6個月、至少有10年法官經驗的大法官額外提名一名大法官。該提案將以這種方式提名的大法官人數上限為6人。這個計劃並沒有得到太多的支持,即使是他所在的民主黨也不支持。參議院以70票對20票將該法案發回委員會,該法案在委員會中被否決。

83年後的今天,一些民主黨人重新審視了布提吉格在競選期間提出的擴大大法官人數的計劃。他建議將法院擴大到15名大法官:5名共和黨人,5名民主黨人,5名由其他大法官選擇。其他民主黨的計劃包括直接擴大大法官人數,以及為大法官設立任期限制的計劃。根據2019年馬奎特大學的民調,57%的美國民眾反對擴大大法官人數。不過,72%的人支持任期限制。

美國統一黨總統候選人比爾·漢蒙斯(Bill Hammons)
圖片來自:Bill Hammons

美國統一黨2020年總統提名人比爾·漢蒙斯(Bill Hammons)的競選拍檔埃里克·博登斯塔布(Eric Bodenstab)在8月份向英文維基新聞提供了自己的法院計劃。雖然會擴大大法官的數量,但其目的是防止未來法院打包。

「大法官的數量應該設定為13人,並通過憲法修正案來防止未來的法院包裝,」漢蒙斯說,「四個新的大法官應該是聰明的非思想家,他們因為缺乏意識形態而被忽視。」

美國憲法規定了兩種方式來提出漢蒙斯所建議的憲法修正案:在參議院和眾議院中獲得三分之二的贊成票,或者在三分之二的州的州議會中獲得贊成票,召開憲法會議,後一種途徑尚未被採用。如果修正案被成功提出,則必須有四分之三的州批准,修正案才能成為憲法的一部分,上一次成功的修憲是在1992年。

金斯伯格逝世前的最高法院。
圖片來自:Fred Schilling

候選人對亞美尼亞與阿塞拜疆衝突的反應

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兩國之間的長期衝突在9月下旬爆發了暴力事件。這兩個後蘇聯國家之間的衝突集中在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地區。該地區位於國際公認的阿塞拜疆邊界內,但目前由亞美尼亞支持的分離主義阿爾察赫共和國佔領。在英文維基新聞的詢問下,美國總統候選人禁酒黨的菲爾·柯林斯、憲法黨的唐·布蘭肯希普和自由黨的喬·喬根森對這個問題發表了看法。

   阿尔察赫共和国控制的领土,包括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周围亚美尼亚控制的领土。

   阿尔察赫共和国提出权利主张但被阿塞拜疆控制的领土。

   阿塞拜疆占领的领土


圖片來自:VartanM, Kmusser, and Solavirum

1994年,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為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地區打了一場戰爭。俄羅斯作為中間人促成了一項停火協議,但小規模衝突繼續爆發。最近的暴力事件始於雙方相互矛盾的說法。亞美尼亞人聲稱他們是在報復阿塞拜疆的導彈襲擊。阿塞拜疆人稱他們是在回應亞美尼亞人的侵略。土耳其總統發誓支持阿塞拜疆,俄羅斯則呼籲停止戰鬥。截至9月30日,亞美尼亞聲稱有790名阿塞拜疆士兵被殺,其中103名阿爾察赫人死亡。阿塞拜疆宣稱殺死了約2300名阿爾察赫士兵。

特朗普總統在白宮新聞發佈會上對此事發表評論說:「我們正在強烈關注此事。我們在該地區有很多良好的關係。我們會看看是否能阻止它。」雖然特朗普的國務院要求任何「外部方」不要捲入衝突,但他的主要總統競爭對手拜登呼籲總統直接要求土耳其停止代表阿塞拜疆進行干涉。

柯林斯認為,妥協是兩國解決分歧的最佳途徑。「我認為這些國家應該妥協,將爭議地區一分為二。」儘管如此,柯林斯不希望美國在軍事上介入,並呼籲華盛頓保持中立。他的反對者約根森和布蘭肯希普也持同樣的觀點。

「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之間的衝突是他們的衝突。不是我們的衝突」,約根森說:「我們沒有資格站在任何一方。我們的外交政策應該像一個巨大的瑞士,既武裝又中立。」

布蘭肯希普對此表示贊同:「我們需要停止維持世界治安,並允許其他國家管理他們自己的事務。」他爭辯道,「除了極少數外國,我們需要從所有國家撤軍。應該讓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有解決自己問題的自由。」

美國總統調解國際爭端是有先例的。1905年,西奧多·羅斯福總統調解了日本和俄國之間的和平協議,促成了結束日俄戰爭的條約。羅斯福的努力為他贏得了諾貝爾和平獎。1978年,吉米·卡特總統在《戴維營協議》中調解結束了以色列和埃及之間的衝突,促成了1979年的埃以和平條約和兩國關係的正常化。挪威諾貝爾委員會在授予卡特2002年和平獎時,就引用了這一點。而特朗普總統在2020年9月,在調解《亞伯拉罕協議》,使以色列與阿聯酋和巴林的關係正常化時,也談到了阿以衝突。

延伸阅读

消息來源

原创报导
这篇文章含有维基记者第一手新闻。请参看对话页了解详情。


Bookmark-new.svg